长沙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奇幻

史上第一穿越第一百零五章九死一生

来源: 分类:奇幻 查看:0次 时间:2020年01月22日

史上第一穿越 第一百零五章 九死一生

“居然还不死?”

轻伏冷看了眼唐凡,中了我的“黑影毒煞”竟还能够撑得住,你的命可真大,一般人恐怕都已经五脏六腑爆破而死,果然是块料子,可惜啊!

“轮回,天下第一神剑,想不到我轻伏今天又遇见了,哈哈,此乃天意。”轻伏狂笑一声。

看得眼前那人,重雪芸眼眶红润,心里説不出的着急。

这!!

在场的人瞧见这一幕,早已被吓得魂不知何方,玄尊出击,必然惊天动地,恐怕这diǎn打斗还没让轻伏开始热身呢。

包括欧阳雨墨、欧阳霸在内无不是一阵吃惊,但令人奇怪的是,为何图门枫暴却没有对轻伏的出现露出太多惊讶之色,脸上丝毫没有一diǎn紧张。

见现场状况紧急,萧逸低声念了句:“不好,咱们快去解救唐兄弟!”

“恩!!”

他三从人群中飞出,萧逸、昊莫、落尘依次挡在唐子墨身前的几丈开外位置。

萧逸拱手道:“身为前辈,怎可对后辈下毒手,难道不怕天下人耻笑。”

“天下人耻笑,笑话,无知xiǎo辈也敢插嘴!”轻伏手臂一挥,一团黑色煞气从他掌间隔空飞出,当那团黑色影子碰到萧逸、昊莫、落尘三人时,顷刻,他们三人被弹飞出数丈以外远,直到撞击到花圃下的一道墙面,当场口吐鲜血。

轻伏看着唐凡,笑声道:“居然你不想説,那就带着去地狱里面説吧,哈哈。”

唐凡跪在地上已没有多少力道,感觉全身软绵绵的,眼睛有些昏沉起来。他实在不甘接受死神的来临,仇没报,还没见识到外面的大千世界呢!

“不要!”

重雪芸眼睛红润,看着那家伙无力挣扎的痛苦表情,女子终是忍不住了,双手捏紧灵剑,就在她准备要飞身的当儿,却不料被一只手突然拽住。

“不可,你想去送死,轻伏还没使出一层灵力呢!”一名中年女人从后面轻轻説道。

师傅??

重雪芸转身一望身后,脸上立马露出惊魂的目光看着不知何时出现的女人。她惊慌的眼神道:“师傅,你、你怎么在这儿?”

“哼!”这女人轻哼一声,手指隔空一diǎn,一道光影射进重雪芸胸口,她当场不能动弹一下。

“待会再跟你算账,臭丫头,以为化了妆就认不出你。”

墙角下,唐凡已无力在反击,只觉全身上下很是难受,内脏像是要爆裂一样。他有些撑不住了,眼睛看着前方已是变得昏昏沉沉,所有东西仿佛都在转动。

“扑——”他再次吐了口血,血喷洒在地上,血迹从口角沿着下颚一直流到脖颈,整个脸黑青色,两眼看似无神,像似无力回天奄奄一息样子。

眼下,唐凡没有了之前的嚣张跋扈,这一刻,他只有惊恐、巨痛、死亡的气息。

“难道就真的要怎么死了吗,死?”念到死这个字,他大脑一闪,突然想起重雪芸在给他的逃生之用的东西。

“拿着,这个东西在关键时刻,可以保你一命!”

唐凡不管其他,眼下保住命才是最重要的,他两眼死死的盯住前方那人,忍住万蚁钻心剧烈那种死亡之通硬是从怀中取出重雪芸给他的东西往地下一抛。

“哧!”一声爆响,一股浓烟极速散开,眨眼之间白色烟尘笼罩在大半个围墙下,将唐凡所在地方变得模糊。

“这烟有毒,不可靠近。”在场一名汉子念道。

轻伏目光一闭,压根就没有想去追唐凡意思,而是狂笑一声:“以为跑了就没事,中了我的毒煞不死也得残废,哈哈。”

“还不带来人去追!”图门枫暴呵斥道。

“是!”易甘率领几人冲了出去。

烟雨夺魂?

重雪芸看着眼前一团烟雾,这才想起之前自己给他的东西,她眼中的泪水夹杂着笑容,不知是惊还是喜。

“臭丫头,你!”站在重雪芸身后的女人恶狠狠骂了一句,捏住她的衣袖便也离开了现场。

泰安城内某条xiǎo巷中,唐凡摇摇欲坠的身体拼命逃窜,他跑向之前与重雪芸停马地方,爬上马车扬起马鞭抽打马儿,一辆马车快速的向城门口撞去。

车辆在大街上横冲直撞,吓得来往的老百姓急忙躲避。马车一路狂奔,在闯到城门口位置,几名士兵xiǎo子见前方有车辆横冲直撞而来,当下挥手制止。

本以为挥手车辆会停下,但当车辆快挨近他们,谁知马车非但没有停下趋势,反而行驶更是快速。

“停下!快停下!”一名士兵叫道。

“叫屁叫,还不散开!”眼看车辆死死撞来,当马车快抵达城门口,另外一名士兵及时拉住那人一同倒去,这才幸免于一死。

车辆直接撞开了拦截的士兵,一条烟尘滚滚划出城外。

不到分钟,易甘带着一拨人随后跟来。

城门下,易甘问道守门士兵:“方才有没有见到什么可疑的人出城门!”

“什么人啊?”士兵问道。

什么!易甘一巴掌扇在这名士兵脸上,呵斥道:“有见到什么人从这里闯出去没有?”

“有有有,有一辆破烂的马车撞了出去,xiǎo的们拦都拦不住!”

“啪——”易甘再次一耳光打在这厮脸上,他转身对着身旁几个手下念道:“还不快分头去找,堡主下令,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

大道上,唐凡心一想,万一那些人追来眼下不是他们对手,岂不是完了!

他根本不敢走大道,唯有走泥巴xiǎo道才有一线生机,于是背上包袱拿着轮回跳下马车,鞭打马儿让马车空行于前,人却往xiǎo道跑去。

唐凡摇摇晃晃的身躯在泥巴路上软软前行,根本走不了多快,手中又拿着沉重的剑,哪里走得动。

不到分钟,一行人骑着快马追击,待到一座山头不远处发现一辆马车正在奔驰,易甘飞身一跃落在驾驶座上掀开车帘一看,车里空无一人。

易甘脸色一沉,朗声朝丛林方向道:“分头追!”

丛林深处,唐凡摇摇欲坠的身子慢慢前行,等走到丛林边缘时,哪里还有路,前方都是水,一条极宽的大河横挡在眼前。

水!!

唐凡四处探望,刚好发现一艘xiǎo船停靠在岸边,他眼睛已是昏暗,完全快看不见物体,苦苦支撑着巨痛的身体朝船方向一瘸一拐走去。

“救,救,救命——”唐凡使劲的喊道。

船舱内,一女子柔声道:“大牛哥,你有听到外面有人在叫吗?”

一名身材魁梧的男子接话道:“那有,你听错了,天就快暗了,我们还是快把草药捆扎好。”

“我明明就听见有声音在喊,怎会没有!”女子心里有些不安,准备走出船舱。

此时,唐凡已用劲所有力道赶到岸边,他摇摇欲坠的身子似乎有些不稳,看似要晕倒的样子。

女子走出船舱,抬头一望,只见面前有个人!

望着眼前之人,这名女子xiǎo脑袋什么也没想,一步跨过船的夹板,跑到唐凡的身前,惊色的看着这个黑炭脸男子。

“姑娘,救、救——”唐凡手指微微伸向女子,眼睛一闭,往前昏倒而来。

这女子呆滞一直在看唐凡,竟是忘了他是向自己方向倒来。

“呀——”女子娇呼一声,只见唐凡整个身体压倒在她的身上,二人身体一坠,重重的往岸边的泥巴沙子压去。

“喂,你要干什么,你压疼我了!”女子恼怒的呼声道。

唐凡压在这女子身体上,纹丝不动,像死了似的半天不回女子的话。

“大牛哥,大牛哥……”女子叫道。

船舱内,被叫着大牛哥的男子闻声立即跑了出来,瞧见眼前如此,眼睛一呆。

“敢欺负惠惠妹子,我跟你没完。”这个叫大牛的男子冲来,二话不説就在唐凡后背上捶了好几下。喝声道:“淫贼,还不快放了惠惠!”

大牛哥!这女子无奈的瞥声道:“这人晕倒了,什么淫贼啊,快将他扶起来。”

噢!!

男子摸摸后脑勺,傻笑道:“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这人要欺负你呢。”

“真够笨的!”

在这名男子的搀扶下,二人将唐凡扶进船舱,放身躺好,将他的东西搁置一边。

“大牛哥,你去撑船,我们快离开这儿。”

额额额!男子摇头道:“不行,这人不能够带走,万一他是坏人怎么办?”

“大牛哥!”女子有些带有怒意和撒娇的语气叫道。

“好吧!好吧!”这名叫大牛的男子跑出船舱,拿起竹竿撑起船,xiǎo船向前方驶了出去。

丛林边缘,待易甘等人来到岸边时候,周围连一个鬼影都没发现,只好怒声道:“回去!”

泰安城内一家客栈房间里面,一名中年女人呵斥道:“説,刚才那xiǎo子到底是谁?”

“师傅!我真的不知道他是谁,我们只是萍水相逢路过此地而已。”重雪芸慌张的道。

臭丫头,还敢嘴硬!东西呢,把它交出来,若不是你师姐告诉我这些年你在山下的行为,我还一直被你蒙在鼓里,让你下山历练,居然给我跑去做什么好事,听説你还有名号了,现在是不是有名气了啊,救苦救难大慈大悲的重大侠女。

“师傅,我——”重雪芸咬牙的不敢説一句。

“住口,还不快交出来。”

“师傅,我没有!”

没有?这名女人在重雪芸身上仔细搜了一遍,却也没找到口中所要的东西。喝声道:“东西是不是被别人带走了!”

“我——”重雪芸略略一想,完了,那东西在包袱里,那……

一岁多的宝宝不爱吃饭怎么办
常德癫痫病医院哪个正规
郑州看白癜风比较好的医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