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幻

达能欲退股光明光明不会成为第二个娃哈哈维权

来源: 分类:科幻 查看:0次 时间:2020年10月25日

达能欲退股光明 光明不会成为第二个娃哈哈

去年光明集团的横空出世,阻断了达能继续收购光明的可能性,达能的范易谋同时对外界表示,不会对光明继续追加持股。 但最近,和君创业的总裁李肃,持有光明乳业100股流通股,以光明小股东的身份,逼宫达能,将达能和光明的合作关系,再次推向风口浪尖。虽然就光明股东逼达能退股,多次向光明乳业求证,但是光明方面则以各种理由没有正面证实这条消息。李肃的 造反达能 论调,没有得到光明以及被达能控股的其他企业的支持,但李肃告诉,达能已经在和光明协商退出。 达能和光明的合作已经超过十年,达能对光明可谓用心良苦。有业内人士表示,达能不会因此轻易退出和光明乳业的合资公司,而以目前大光明集团对旗下资源的整合来看,也还没有到清算达能的时候。 达能最早和光明乳业接触是在1994年,那个时候引进外资是一件新鲜事,而达能与光明合资建立的上海酸奶及保鲜乳两家合资公司,也被作为引资试点。此时,达能占合资公司股份的45.2%,还没有获得光明乳业的股份。 2000年,达能将两家合资公司的75%股份,以每股2元的价格卖给光明乳业,并将部分达能的商标与外观设计无偿交给合资公司使用,其代价是要获得光明乳业5%股权。2005年,达能又将 碧悠 的代理权交给光明,就事件表面看来,双方都在为合资公司出钱出力。 直到2006年4月,达能通过增持光明股权至20.01%,成为了公司的第三大股东。并在之后又入股蒙牛和汇源,其培养竞争对手的作为和不断谋求增持光明乳业股份的心态,终于引起光明乳业内部及其大股东的惊醒。 其实对达能的意图,上海国资委也有觉察,一项更庞大的计划还在酝酿中。就在达能进一步增持光明乳业股份的时候,上海国资委已经在筹备成立新光明集团。2006年年初,百联总裁王宗南离职,8个月后,由王宗南担纲的上海新光明食品集团浮出水面。新光明食品集团的成立,标志着上海国资委继百联之后,进一步整合旗下企业的决心。 随着新光明食品集团的正式挂牌,上海益民食品一厂、上海糖烟酒集团、光明乳业与农工商集团、锦江国际等资产一起捆绑进入新光明集团。 王宗南在业内以资本运作出名, 上海百联集团成立 、 联华超市香港上市 这两宗零售界最轰动的事件,都是王宗南的手笔。将上海四大国资商业集团 上海一百、华联集团、友谊集团、物资集团旗下盘根错节的关系理顺,重新组建成中国最大的商贸流通集团 上海百联集团,其难度和复杂性不言而喻。以王宗南的经验,如今再成立新光明集团,整合上海国资委以农工商为首的食品、零售、流通资产,不过是在做之前百联做过的事情而已。 王宗南不仅有丰富的企业运作能力,还有带领企业上市的经验,他曾带领中国内地最大的零售连锁企业联华超市股份在香港主板上市,而新光明集团旗下涉及第一食品、海博股份(600708)上海梅林、光明乳业(600597)四个上市企业,要将各个子公司的业务重新剥离整合,这项工作非王宗南莫属。 由于新光明的介入,作为外资方的达能和光明乳业的关系显得微妙而充满变数。光明乳业和其两大股东上海牛奶集团以及上实集团,都属于新光明集团,今后达能如果希望相通过公司的相关联交易,获得光明乳业的股份,他是一个性格温和的人都将被更加严格的监管。知难而退,这也是范易谋表示不会增股光明的最主要的原因。 谁能问鼎光明顶 李肃在为光明含冤的时候,指控达能对光明采取的是步步为营的做法。 达能对付娃哈哈,达能对付光明乳业,一直采取用品牌使用权换取股份的策略。达能同意将其部分 达能 商标与外观设计交给光明无偿使用至2011年9月,但在协议的附加条款中,达能只允许光明在两个菌种的酸奶中无偿使用这个商标。 尽管后来光明违反协议在别的菌种上也使用 达能 商标,达能一直没有表示异议。中国奶业协会理事王丁棉告诉,只允许两个菌种使用商标这些都是非常细节性的条款,事后成为达能要挟光明的手段,不得不承认达能一开始就别有用心。 李肃表示,达能就是抓住了光明的 违反协议 大做文章 以 逼宫 的方式在光明股改时增持股份。以每股4.06元的低价受让部分非流通股而上升为20.1%,位列第三大股东,光明是迫不得已就犯,因为如果不从,达能将起诉光明。 在达能与梅林正广和的合资公司里,同样也确定了严格的任务考核机制,不管中方还是外方高管,均需达成相当的业务量,否则就走人。现在的正广和公司,从董事会到经营管理层,几已为外方所掌控,虽然达能只拥有50%的股权。 在去年上海牛奶公低迷的市场价前司出让光明股权的时候,达能和蒙牛都曾经出价,最终是达能以低于蒙牛的价格拿到光明的股份。光明虽然不愿意卖给达能,但是光明更不愿意卖给蒙牛。但是,达能增持光明之后又入主蒙牛,让光明乳业大为恼火,这无异于是直接培养竞争对手。 达能与光明的合作,与达能和蒙牛的合作方式有很大的不同。在达能和蒙牛的合资公司,蒙牛和达能两个品牌都会存在,两家旗下的子品牌也会继续生产。在达能和光明的合资公司中,达能只负责提供品牌和配方,二者之间更多的只是资本层面的合作。 一直以来,并购是达能的利器,从达能的发家经历可以发现,达能一直是资本运作的高手。达能通过并购,从一家玻璃专业制造工厂转型为一家食品饮料生产商,而凯旋啤酒、依云矿泉水等等企业和品牌都是通过并购而来。 品牌营销专家路长全告诉,饮料行业有一个突出的特点,运营资产规模大于固定资产规模,因此,企业的关键是如何和市场对接。并且由于饮料行业的投资进入门槛比较低,意味着进入者容易形成品牌割据,竞争激烈而无序,这个时候,品牌的价值很容易被放大或者低估。光明放弃运作达能的 碧悠 之后,自己的品牌 畅优 ,也取得不错的市场成绩,说明中国企业在品牌运作的层面并不比外资差。 但多数的被控股企业并没有太多的经验和资金实力去和跨国公司抗衡。和娃哈哈民企身份不同的是,光明乳业毕竟还是上海国资委完全控股的公司,现在又有王宗南这样一个高人在背后指点,光明乳业的命运或将改写。 (来源:赢周刊) 相关报道:上海90亿打造光明系



河池哪家医院看白癜风
儿童如何健脾胃
胃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