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不死炎神 第六十七章 针锋相对(1)

来源: 分类:军事 查看:0次 时间:2020年02月20日

不死炎神 第六十七章 针锋相对

接下来,又有几个人上来挑战。

挑战的目标,多是排名比较靠后的吴业、吴成等人,就连吴琼都接收到了一次挑战,但是无一例外,却没有人挑战吴昊、吴菲雪、吴象和吴剑四人。

吴菲雪轻松打败吴山,表现出了强大的力量,而吴昊更是将吴山从椅子上摔了出去,之前还打败了吴菲雪,实力仿佛更强。

众人都不是傻子,自然不会主动挑战于他。

至于吴象和吴剑二人,是吴家年轻一辈公认的最强者,谁要是挑战,那可真是没长眼睛了。

砰!

在一招《柔水拳》将对手打下法台之后,吴琼脸不红气不喘的回到了椅子上。

吴昊发现,这个长相有点普通,十分耐看的少女实力确实不俗,虽然比不上吴菲雪,但是恐怕还在吴震之上。

“这个吴琼一直不显山,不露水,却没想到她的实力竟然这么强,擅长的更是以柔克刚的武技,我要是与她争斗,也没有太大优势,除非以力压人。”

见吴琼坐下,吴昊眸中光芒闪烁了两下,暗暗揣摩。

他现在最强大的就是肉身的力量了,经过昨晚的一番小塔异状,丹田中多了一道zǐ气之后,他更是感觉了自己肉身力量的大增。

至于《踏雪无痕诀》的突飞猛进,也完全是建立在自身强大的力量之下,体质仿佛一夜之间增强了数倍。

“不知道现在的我论及力量,比吴象怎么样?”

一想到肉身力量的突飞猛进,吴昊便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吴象,心中暗暗琢磨对比了起来。

吴象的实力很强,早已经达到了炼体的四重,再加上血脉异变的原因,肉身之力恐怕突破了千斤,几乎媲美先天强者。

尽管现在吴昊肉身也增强了不少,但是要说能媲美吴象,他却并没有太大的信心,吴象那异变的血脉真的很强悍。

当然,他也不想妄自菲薄,二人孰强孰弱,真的要战过之后才知道。

“我挑战吴昊!”

就在吴昊心中念头不断闪烁的时候,忽然一个清冷的声音响了起来,竟然是有人在这个时候挑战他了。

顿时,他目光一闪,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却见到一个身形粗壮,与吴山一般敦厚的青年人跳了上来。

“吴丘?”

看到这个青年人,吴昊目光微微一眯,顿时认出了对方的来历。

这个吴丘实力不俗,在这次大比之中也取得了不俗的成绩,虽然没有进入前十,但也是下面第一纵队的人。

不过真正让吴昊上心的并不是这个家伙的实力,而是因为对方是吴山的弟子。

“吴山的弟弟挑战我?”

吴昊心中一动,看着那已经跳上法台的吴丘,又不动声色的看了台下的吴山一眼,隐隐察觉到了什么。

“就陪你们好好玩玩!”

面临挑战,不能退却,否则的话便直接算输,所以吴昊没有半点迟疑,直接站了起来,走到了法台中央。

“开始!”

吴腾一声令下。

“吴昊,受死吧!”

吴丘身形一动,气势浓烈,大踏步的朝着吴昊走了过来,浑身涌现出一股浓烈的土黄色的光芒,深沉厚重。

“翻山掌!”

吴丘怒喝一声,手掌如山,带着强大的力量,狠狠地朝着吴昊砸了过来。

面对如此凶猛的一招,吴昊虽然皱了皱眉头,但是却半点都没有躲开的意思,反而眸中浮现出一抹嘲弄之色。

他看着吴丘那仿佛很愤怒的目光,淡淡摇头道:“你不是我的对手,如果识趣的话,最好收手下去,否则的话,不要怪我不客气。”

“哈哈,你这是威胁我吗?”

吴丘哈哈大笑,脸上浮现出一抹疯狂之色。

“因为你偷袭,我大哥败在了你的手上,不过那不算本事,在这法台上打败你,才算本事。”吴丘大喝了一声,一掌落下。

呼啦!

顿时,强烈的掌风激动,伴随着深沉猛烈的灵力,吴昊脸色一沉,也不迟疑,横腰立马,抬手一拳迎了上去。

“又是跃马冲拳?”

众人看到这一幕,一个个都哭笑不得了起来,自从比斗一来,除了吴菲雪以外,对其他人,五号都是一招跃马冲拳解决。

虽然一开始众人觉得他狂傲自大,自取死路。但是现在,随着太多的人被吴昊以跃马冲拳一招打败,再也没有人敢小瞧吴昊的跃马冲拳了。

“难道吴丘也会被一招打败?”

众人惊疑,瞪大了眼睛看着台上的争斗。

吴丘可不比吴昊之前遇到的其他人,虽然比不上前十,但也算是仅次于了,实力不容小觑。

吴昊这一次恐怕要失算了。

就在众人心中浮现出这种念头的时候。

砰!

一声轻响,吴昊跃马冲拳一拳就砸在了吴丘凶猛的翻山掌上,气势激荡,爆发出强烈的气息。

“啊……”

不过就在这时,一声惨叫响起,随后一个人影倒飞而回,直接就跌落在了法台上,张口吐出一团鲜血来。

吴丘竟然真的败了。

仅是一拳,吴丘这仅次于前十的吴家弟子便被打败了。

众人看到这一幕,更是吃惊至极,目光落在吴昊身上,一阵无语,这个曾经的废柴,貌似也太强悍了点吧?

“吴昊,你干什么,竟然敢蓄意伤人?”

就在众人以为族长吴腾会宣布吴昊获胜的时候,出人预料的是,吴腾却愤怒的一拍桌子,直接朝着吴昊呵斥了起来。

“蓄意伤人?”

众人一愣,不由自主的看向了那正在吐血的吴丘。

比斗之中受一点小伤,就算是蓄意伤人,太扯了吧?

要是这样的话,那刚才吴山打断了自己对手的手指,那又算什么,难道算还能杀人越货不成?

就在众人心中一阵为吴昊鸣不平的时候,吴腾已经气势汹汹的冲到了法台中央,脸色发红,怒火炽烈。

“吴昊,这厮族内比斗,讲究的是点到即止,你却将人打成重伤,究竟是何居心?”吴腾怒视着吴昊,义正言辞道。

“打成重伤?”

面对吴腾的喝骂,吴昊冷笑一声,心中再清楚不过他的目的了,不外乎是见自己表现出来了越来越强的来历,怕自己抢夺了他儿子的名额而已。

这个吴腾,真是越来越没脸没皮了,竟然连这种陷害的手段都用的出来。

别人不清粗吴丘的伤势,他吴昊如何不清楚,只不过是被他轻轻震动了一下,怎么可能会重伤。

“看来这是一个阴谋了。”

看着躺在地上,还在不断咳血的吴丘,在联想到对方指名道姓挑战自己,又有吴腾跳出来的情况,吴昊迅速的将这件事情联系到了一起,明白了他们的险恶用心。

既然知道了对方的打算,吴昊自然不会坐以待毙,反而眸光一闪,看向了吴腾,高声道:“族长,你这话说的有失偏颇吧?”

“哼,你自己动的手,众目睽睽,难道还有假?”吴腾神色依旧肃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多么的正义坦荡呢。

面对吴腾的质问,吴昊摇了摇头,冷笑道:“使我动的手不假,但是这吴丘是否身受重伤,恐怕还有待商榷吧?再者说了,比武争斗,虽然讲究点到即止,但是既然出手,损伤是难免的,难道这一点族长还不知道,又或者你知道,故意栽赃于我呢?”

白带发黄该用什么药
宝宝健脾胃什么药好
怎样调理小孩脾胃虚弱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