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他开着车(1)

来源: 分类:军事 查看:0次 时间:2020年02月21日
他开着车,冷冷地。她坐在副驾座上,冷冷地。
冬天的风从窗外吹进来,凌乱了她的长发,她打了个寒颤。他遥控着把车窗关上,然后打开音乐。一首好听的歌曲随着字幕的显示,悠扬而舒缓地唱起来。她依然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眼角还是看见他看了她一眼。
“我送你到路口,你坐车下去。”他轻轻地说。
“行。”她回答的很干脆。
汽车在转弯,她仍看着前方。快了,绕过这段弯路,再前行几百米就到公交车站了。
“哦,我没有零钱,能给我十块钱零钱吗?一会坐公交车不方便。”她记起包里没有零钱,“要不……你送我下去,反正都是直路,要不了多长时间。”她又说,她觉得他今天很温和。
“好,我也要买点茶叶,办公室的茶叶没有了。”
她没吭声。“黄昏里,我们走在小路上……”缠绵的女声继续唱着。车子快的颠簸起来,她觉得坐着的垫子很柔软,柔软的没有一丝凉意。她下意识用手摸了摸,哦!真是很厚实很精致很漂亮的坐垫,古黄色带黑竖条的那种,很大气,很温暖又很耐脏。她瞟一眼后座,是的都换了,崭新着,不是去年冬季里用的那套浅黄色的,那套她洗好整齐地叠放在柜子里。什么时候换的?又是谁帮着挑选的?她承认挑选的人很有眼光。不想了,现在遇到想不明白的事她就不想,她已经很久没有坐过这车,她什么也不知道,若不是今天为办他的事而来,也许这个冬天她都不会知道他换新坐垫了。哦!真是很好的坐垫,舒适而又暖和。可是这么好看的垫子不是她挑选的,也不是为她而换的。她从新把头抬起来看着前方。
“昨天去看衣服,买了吗?”他突然问。
“没有,不合适。”她淡淡地说。
“怎么不合适,不是已经看中了?”
“没有我穿的号。”她撒谎了,她根本没去看衣服。肚子咕噜叫着,一大早出门,已经快到中午,她没吃早饭,以前她会说带我去吃饭,现在她不说。
又一首歌曲响起来,是陈淑桦的《滚滚红尘》,她斜斜地用眼角瞟着歌词:“起初不经意的你,和少年不经事的我,红尘中的情缘只因那生命匆匆不语的胶着。想是人世间的错,或前世流传的因果,终生的所有也不惜换取刹那阴阳的交流。来易来去难去,数十载的人世游,分易分聚难聚,爱与恨的千古愁。本应属于你的心,它依然护紧我胸口,为只为那尘世转变的面孔后的翻云覆雨手。于是不愿走的我,要告别已不见的你……”
她居然把歌词记住了。
……
到了,他很有耐心地把车靠在容易落脚的地方。她打开车门,她没有说话,诸如“开车小心点”之类的。他也没有说话,直接调转车头沿着来路而去。她站了好半天,直到看着他的车消失在茫茫的路的尽头。大街上,人群很快地流动着,穿着漂亮的不漂亮的。一个年轻的女子亲密地挽着一个中年的男人,他们说笑着从她的眼前走过,挡住了她望出去的视线,是夫妻吗?她不确定,现在她已经分不清夫妻是什么样子。可是他们是十几年的夫妻,还会继续下去,一辈子。
一辈子有多长呢?二十年,五十年,或许一百年,没有谁知道自己的一辈子有多长。一阵风吹来,她趔趄了一下,差点站不稳,红色的围巾倒是被吹的飘起来。该死的冬天,她诅咒着。可是亲爱的人,今天我们还相爱吗?或者相爱的人究竟是什么样子?

共 12 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曾经亲爱的人,如今却已经是陌生人,亲爱的陌生人。短短的一篇小文,只是一段短短的路程,一个简单的场景。一对原本最亲密的人,却形同路人。坐在自家的车里,却不知道座套已经换成新的,虽然很漂亮,但却触目惊心。下车,分别,没有关心,没有留恋,有的只是陌生,冰冷。正如歌中所唱的:想是人世间的错,或前世流传的因果。于是不愿走的我,要告别已不见的你……曾经亲爱的人,既然已经不爱了,不如勇敢的放手,给自己一条生路,让心自由。《亲爱的人》,一篇凄婉的小小说,寥寥数笔,把一个伤感无奈的女子勾勒的出神入化。好文章,推荐阅读。【编辑:星空下的蝶舞】
1 楼 文友: 201 -12-26 22:46:26 问候作者,写作愉快
2 楼 文友: 201 -12-26 22:46:5 曾经亲爱的人,如今却已经是陌生人,亲爱的陌生人。一篇凄婉的小小说,寥寥数笔,把一个伤感无奈的女子勾勒的出神入化。好文章,推荐阅读!
回复2 楼 文友: 201 -12-27 08:55:29 谢谢蝶舞辛苦编辑,万分感谢,祝冬安
回复2 楼 文友: 201 -12-27 08:55: 0 谢谢蝶舞辛苦编辑,万分感谢,祝冬安脑梗死的饮食护理
补肾阳就是补肾气吗
更年期痛经的原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