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至尊神武第五百九十八章卜算子天矶

来源: 分类:军事 查看:0次 时间:2020年02月23日

至尊神武 第五百九十八章 卜算子天矶

“等……等等……”

xiǎo道士满脸煞白,看着从天而落的巨大光柱,脑中一片空白。

虽然在千钧一发之际喊出了这么一句话,但在那光柱的威势之下,他的声音被压缩在很窄的范围内,他甚至怀疑陈恒是否能够听到。

而且,就算听到了那又如何?对方凭什么听到他的话就停下攻击?要知道,刚才他可是想致陈恒于死地的。

再者説,如此强大的攻击,岂是説停就停的?

然而,很快xiǎo道士就又愣住了,那巨大光柱突然间缓缓收敛,本来xiǎo道士以为这光柱是在压缩能量,将攻势提升到最大程度,心中已经抱了死志。

毕竟那光柱在原本状态下就让他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若是再凝炼起来,即便有超强防御的龟甲法宝,也是无法抵挡的。

不过,他的念头并没有持续多久,光柱在收缩之后,光芒却是越来越淡,一直到他头dǐng三寸之处,已经完全散于无形了。

“难不成,这道攻击是银样蜡枪头,只能用来唬人的?”

xiǎo道士第一个念头便是如此,不过很快就被他否认了,那么强大的攻击,即便经过空气的摩擦,会被消融掉一部分,但一旦落下来,威力肯定是惊天动地的。

抬起头看向陈恒的方向,却是发现,此时后者正双手抱胸,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xiǎo道士脑中闪过刚才危境之时,自己那慌乱的神色,知道肯定是被陈恒看在眼中了,脸上不禁一红。

时至此刻,他总算是明白过来了,刚才的攻击,其实是对手自己收了回去,要不然恐怕他此刻已经连渣都剩不下了。

只是,有心想要感谢,身为对手,这样的话却又説不出口来,一时间脸色连连变幻,更多的却是惭愧。

事实上,刚才星辰一击落下之时,陈恒就察觉到了不妙。

他自己同样没想到,这星辰一击的攻势会强到这种地步,可以确切的説,若没diǎn特殊手段,同个境界中,绝对没有人可以挡得下来。

也就是説,单单凭借这星辰一击的威能,在金丹境中陈恒就是无敌的。

当然,如此强横的攻击,消耗也是巨大的,那一击如果完全落下,不仅陈恒体内的灵力会消耗得七七八八,精神也会变得很是疲惫,这一击,只能用在最后保命的时候。

所以,即便xiǎo道士不喊出那句话,陈恒也是已经后悔了的。

倒不是担心伤了这xiǎo道士性命,而是一旦星辰一击落下,恐怕大半座开天山都得被毁,到时候他再想寻找什么线索可就难了。

陈恒此行,可不是为了试验自己的星辰一击,最重要是找出毁灭开天山的邪魔,而眼前这个xiǎo道士,明显不是那个邪魔。

在想到这一diǎn之后,陈恒立刻就尝试着看能否将攻击收回。

本来他也只是试一下而已,毕竟这道攻击是从九天而来,想收回来又能收到哪里去?难不成再重新送回九天不成?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他的念头只是刚刚一动,灵识海旁的光球顿时升起一股巨大的吸力,那看似强大无匹的星辰一击能量反馈了许多回来,另外一些则被控制着逸散到四周。

正因如此,xiǎo道士拣回了一条命,陈恒也重新恢复到最佳状态,并没有损伤到什么。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卜算子天矶吧?”

陈恒抱着胸,懒洋洋地道:“天道门当代首席弟子,年轻一代十大高手之一,最擅长的能力是占卜。这次之所以来到开天山,怕也是因为算到这里有邪魔作祟,所以才赶了过来,并将我当成修魔者,二话不説就发动了攻击。”

“若非我反应及时,并拥有浅薄实力,怕还真要遭了你毒手。”

陈恒的话让xiǎo道士微微一愣,不过他装扮奇特,声名在外,一般只要知道他名头的人都能认得出来,倒也没有太过意外,反倒是因为陈恒后面那句话而有所疑惑。

不过细细一想也是,能够发出类似星辰一击这样的手段,想来也不可能是修魔者,只是他此前卦象中分明显示,开天山一行必然会很顺利,所以第一眼看到陈恒,他就认定了是敌人,只要直接干掉即可,这样也就应证了卦象中的意思。

但他怎么也没想到,陈恒看起来年纪比他还xiǎo,其实力竟然会恐怖到这种地步,若非关键时刻对方收手,如今他已经尸骨无存了。

拥有这种实力,竟然还自称浅薄,这么説的话,又置他于何地?

想到这里,xiǎo道士心中虽然惭愧,但还是强自镇定,冷声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他没有回话,也就相当于默认了陈恒説的是实情。

陈恒微微一笑,同样没有直接回答,自顾自地道:“可惜啊,你十算九错,如果这次上山,算的是顺利的话,恐怕中间会有不少曲折啊!”

説这话的时候,陈恒目光却是看向了那高度不大的开天山,心中暗暗琢磨,这么一座xiǎo山,里面到底藏着怎样的秘密,又是什么吸引了真魔族的人。

天矶十算九错,在蛮都域中几乎人人皆知,所以此次上山,肯定会有不xiǎo的麻烦。

“你……”

听到陈恒的话,天矶不禁涨红了脸,想要反驳,却又想不出什么理由来,因为陈恒所説的都是事实。

可不管别人怎么想,哪怕每次都算错,他对自己的卦象也从来没有怀疑过,更不允许任何人如此编排他。

但他刚刚才战败给陈恒,根本就没有立场去争辩。目光闪烁了好一会儿,最后只能转化为重重的冷哼声。

不管怎么説,陈恒刚刚才饶了他一条性命,心中虽然不服,却也不能太过不知好歹,只是这样一来,他对陈恒的身份就更感兴趣了。

要知道,他可是十大高手之一啊,在年轻一代中,能够与他相比的,也只有同为十大高手的人,而另外那些高手,哪怕有人能胜于他,却也需要耗费极大的力气才行,但陈恒刚刚明明就没费多大力气。

从这一diǎn看,他的实力,恐怕足以问鼎十大高手前三了,但在天矶的印象中,十大高手肯定没有这样一个人。

“难不成,他是某个势力刚刚入世的新晋弟子?”

蛮都域地域广袤,各个势力宗派林立,能人数不胜数,虽然排出了十大高手,但天矶也知道这其中肯定是有水分的,有些不经常在外行走的,其修为通天彻地也未可知。

不过还不待他细思,突然看到陈恒手中的真武玉剑,心中顿时一动,而后惊呼出声。

“难道你就是打败了席应,号称剑出真武的陈恒?”

真武剑是真武剑宗的标志,如果只是一般修者,很少会认得此剑,但在修界中,只要稍有身份之人,一般都能认得出来,之前天矶也是没仔细去看才会漏了这一diǎn。

陈恒回过头来,微一拱手,道:“好説,在下正是陈恒。”

“天矶兄,你我同为正道,当以除魔卫道为首任,刚才既是误会,这场比试也就没必要继续了吧?我们全当平手收场如何?”

天矶明白,陈恒这么説是在给他台阶下,另外也表明了,陈恒无意与他为敌,想化干戈为玉帛,联手查探开天宗一事。

不管天矶此人是否识实务,在这种情况下,哪里还有脸跟陈恒纠缠,更何况他本来就不是这样的人。

微微苦笑一声,天矶同样拱手道:“刚才是天矶鲁莽了,多有冒犯,还请陈兄见谅。至于战斗,输了就是输了,我天矶并非输不起之人,更何况,在十大高手之中,你的排名本来就在我之上。”

十大高手并没有确切的定位,但其实谁都知道,天矶实力虽强,在战斗方面却处于弱势,所以几乎是十大高手中垫底的存在,以往就一直被其他人压着。

陈恒打败了席应,自然也就取代了席应的位置,同样是排在他上面。

不过,天矶虽然自认不敌,眼中却没有明显的善意,但也説不上恶意,只是在不了解陈恒心性的情况下,带着戒备而已。

至于陈恒,对天矶的了解也不算很多,只是在蓬莱岛的时候,听沈灵霜与杜子汶介绍过一些,知道天矶的大体情况而已。但説到心性,只有自己接触过才知道。

当然,陈恒也明白,但凡十大高手都有自己的保命招术,他可不认为在星辰一击之下,天矶就真的没有任何反抗能力,要知道刚才天矶施展的能力并不多,而且在不知道星辰一击的能力下,反应不及也是有可能的。

对于十大高手的排名,陈恒并不在意,所以也没有与他多纠缠,只是顿了顿,而后看向开天山dǐng的位置,淡淡道:“天矶兄,不知道你对这里的情况了解有多少,陈恒只是得知这里有情况,刚刚赶到,并未做更深的了解。”

陈恒突然转移话题,虽然让天矶有些不适,但也没有隐瞒,开口道:“老实説,我对这里的情况也几乎是一无所知,此前凑巧到了山下的城镇中,发现那里已经变成一片废墟,一路延伸过来,所以才找到这里。”

“据我推测,应该是修魔者为了达成某种目的而妄开杀戒,只是到底为了什么,暂时还不知道。据我卦象显示,这魔头应该还留在山上。”

陈恒微微diǎn头道:“那就走吧,我们一起联手,想来就算邪魔能力再强,应该也能压得住了。”

蛮都域是修仙者的天下,一旦出现修魔者,立刻就会被斩杀,所以一般的修魔者都很难成长得起来,以他们二人的实力,联起手来就算碰到元神境强者也有机率战而胜之,如此説倒也不算大话。

只是,陈恒心中担忧的却是真魔族,如果山上的魔头是类似于笑鬼王那种境界的,恐怕就危险了。

要知道,当初笑鬼王可是处于最虚弱的状态,在那种情况下陈恒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最后若非黯星主出手,他根本不可能留得性命。

而如今,已经没有第二个黯星主帮忙了。

“你相信我的卦象?”

在陈恒沉吟的时候,天矶却以怪异的语气开口道。

正如陈恒説的,他十算九错,几乎没有人会相信他的卦象,可陈恒听他説魔头还在山上,立刻就要上山,这不是表明了相信他的卦象么?

“我信!”陈恒微微一笑,diǎn头道:“能成为十大高手,绝对不会易与之辈,我相信你卦象即便出错,那也是在细节方面,至于大方针,是绝对不会出错的,要不然你也不可能活到现在。”

他没有説的是,不管信与不信,其实他们都是要上山的。

只不过,听了陈恒的话,天矶脸上顿时浮现出一种莫名的神情来。

“为了你这句话,今天就算把命丢在这里也值了!”

滨州治疗牛皮癣好的医院是那个
宿迁治疗牛皮癣好的医院是那个
糖尿病胃轻瘫消化不好的危害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