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杨柳从女孩到女人小说

来源: 分类:军事 查看:0次 时间:2019年08月14日

摘要:有人说,安怡守着这个家是因为她找不到再婚的对象,因为她的命太硬;有人说,她照顾公爹是有所贪图,她是贪图公爹那点工资;也有人说,她犯有婚姻恐惧症,因为她看到了她父母婚姻的不幸。总而言之,对于一个不幸的人,鄙视多于同情。如今这社会只有锦上添花,雪里送炭有几家呀! 前言

进入高二的后半学期了,安怡上课老走神,学习成绩直线下降。就连平时关系挺好的同桌柳兰跟她说话,她也爱搭不理的。搞得柳兰一肚子郁闷:我到底怎么得罪安怡了?同桌这两年,我们一直都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她从来没有这样对待我呀!她这是怎么啦?难道是失恋了,不可能啊,从没听说她有过恋爱又怎么能会失恋呢?要不就是她开始恋爱了?不会吧,也没看她对哪个男生有好感啊!柳兰这样胡思乱想着,以至于老师在上面侃侃而谈地讲了半天《桃花源记》她一句也没往心里去。

放学后,柳兰下意识的拖延了回宿舍的脚步,她喊出了安怡,关切地问:“安怡,你最近几天到底是怎么了?怎么老是这样闷闷不乐的,搞得大家都不开心。有什么心事,难道不能告诉我吗?”安怡听柳兰这么一问,眼圈一下子红了,她极为伤感地说:“兰兰,我怕是不能和你们一起毕业了,最近爸妈一直在闹离婚,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我真的上不进去了。其实,我是多么舍不得离开学校,舍不得离开你们啊!这一离开,就等于我这辈子再也上不成学了。我心里好矛盾,好难受啊!说着,竟呜呜咽咽地哭起来。柳兰一时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样安慰她才好。

她们并肩来到校园东面的小池塘边,在一块条石上她们俩坐了下来,安怡看着静静地池塘出神,顿了很久,她开始向柳兰讲诉起父母的故事,家庭的故事,自己的故事,把她一肚子的苦水都倒给了柳兰……

(一)

安怡的父亲安智胜是一个教书匠,六十年代初,他从一个遥远的城市下放到这个山下小镇,在镇中学当起了老师。当时,在乡下小镇上,吃国家粮,端铁饭碗的人凤毛麟角。尽管安怡的父亲个头不高,但年轻人的朝气和一份不错的职业,还是让很多的同龄人眼红。所以明里暗里追求他的姑娘也大有人在。但安怡的父亲却相中了他的学生纪萧雅。纪萧雅长得白白净净,眉眼清清亮亮。一笑起来,嘴瓣儿像恬静的弯月,说起话来,声音像黄莺打蹄。 在给她上课的第一个学期里,安老师就喜欢上了这个小自己10岁的女孩子。 当时,纪萧雅也就十五六岁,正处于懵懂的年龄,想到自己能被老师看上,觉得是一件很光彩的事。老师偷偷塞给她的求爱信、爱情诗让她脸红心跳,她憧憬着浪漫的爱情,也渴望着跳出农门,所以他们很快地坠入爱河。纪萧雅的父母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自己的黄毛丫头能找个吃皇粮的乘龙快婿,自然是喜不自禁。不久,初中还没毕业的纪萧雅就在父母地催促下完婚了。

婚后, 纪萧雅一共生了两双儿女,开始的几年里,孩子小,负担重,他们的生活倒也过得平静。后来,孩子们渐渐大了,纪萧雅随着年龄的增长也慢慢地不再依恋安智胜。她被大队抽调当了妇女主任,经常参加大会、小会,接触的人也慢慢多起来。因此,安智胜渐渐地不再是她崇拜的偶像。特别是安的邋遢的生活习惯让有洁癖的纪萧雅日渐厌恶起来。

安智胜住在镇上中学的职工宿舍里,本就不大的房间里除了工作、休息以外,还要兼做厨房和储存室。房间里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一张办公桌还是老安从学校大办公室搬回来的,四个孩子他带了两个在身边上学。平时,纪萧雅从不来学校一次,只有到星期天,安智胜才带孩子们回老家团聚。

多子、贫穷已经消弱了安老师从前的锐气,他变得不修边幅起来,平时满身的烟味使人很不习惯,所以每到周末回来,纪萧雅根本不让他与自己亲近。开始,安老师也以为是自己的邋遢导致这样的结果,所以每次回来,他都要全身收拾一遍,尽量提前戒烟两天,但慢慢的他发现,纪萧雅对他的厌恶有了质的变化,他警惕起来,也多疑起来……

有好几次,安智胜都发现纪萧雅都是和大队治保主任瞿爱国在一起,因为工作的关系,安也没说什么。只是,又一次的不期而遇着实让安老师大伤脑筋。

那天,像往常一样他周末回到家里,大白天的屋门竟然反锁着,推了半天,纪萧雅才慢慢吞吞地开了门,走进屋,竟然发现瞿爱国端端正正地坐在卧室窗前的书桌前。一下子,安的热血直冲脑门,他上前揪住瞿爱国的衣领,语无伦次地问:“他妈的,大白天的,你躲在我屋里干什么?办公办到我卧室里来啦?操你娘的,想给老子戴头绿帽子是不是?”说着,就要去扇瞿爱国的耳光子。怎奈,他个子矮,被人高马大的瞿爱国一掌推了个趔趄,再也近身不得。此时,安智胜像发怒的雄狮一样,抓起身边的笤帚就像瞿扔去。不料,纪萧雅从身后抱住了他,使劲一按,他毫无防备的摔了个屁股墩。这一跤摔得他老半天都没有爬起来。纪萧雅指着安智胜的鼻子骂道:“你诚心找事是不是?瞿主任来家里,我们刚刚在看上次开妇联会时拍的照片,他说他想认识一下县妇联的曹主任,我正指给他看呢,这不,你就回来了,难道这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吗?”“哼,还编!继续编,你能耐不小啊!倒学会编故事了,既然是看照片,干嘛要反锁上房门。有鬼没鬼,你们自己还不清楚?”瞿爱国见他们俩争吵不休,趁机溜之乎也。

其实,安老师根本不是疑心过重。纪萧雅和瞿爱国是同学,从上小学起,他们就一直同班,上初中后,由于学校离家十多里路,所以他们经常结伴往返。朦胧的爱意早已在他们的心底里滋生出来,只是还没有顾上表白,纪萧雅就被安老师追到了手,瞿爱国自然是不敢夺老师之爱的。所以知趣的离开了纪萧雅的视线。

而当因工作关系经常的耳鬓厮磨时,那久远的爱的火花又死灰复燃,更何况纪萧雅常常跟瞿爱国抱怨自己婚姻的不幸,说自己一点也不喜欢安智胜。他们在一起谈工作,谈家庭,谈婚姻。渐渐地,他们的谈话超出了这个范围,最终,他们突破了最后的底线线,趟过了爱情的禁区。

自从安老师发现自己的老婆行为不轨,这个家再没有宁静过。

(二)

因为安老师是从城市下放到这个偏远小镇,所以他们的婚姻基本上属于倒插门。这样,安老师在这个家也就基本上没有什么地位。想起自己身处异地,受到如此欺凌,他常常会泪流满面。可要是真的放弃这段婚姻,他又无论如何也割舍不了。毕竟自己的两双儿女正一天天地长大,那是他的希望,他的未来。他期盼着等儿女们都长大了,或许纪萧雅就不会再执迷不悟,否则,到时候他带着儿女们远走高飞也是上策。

这不,国家有了好政策,因为安老师的父亲当初被错划成右派,现在已经平反昭雪。并且举家都安置了商品粮户口,而且还给他们二老重新恢复了工作。父亲一再跟安智胜商量,想让他回城市工作,都被他拒绝了,原因是纪萧雅离不开自己的老娘,老娘只有她这么一个女儿,她是绝不会离开老娘去城市的。

(三)

安怡16岁那年,有人主动上门提亲。 媒人介绍的是东庄老张家的嘎子,嘎子和安怡曾经也是同学,安怡一直羡慕嘎子的学习成绩。听媒人为她介绍张嘎子,安怡心下窃喜,尽管嘎子的家里并不富有,但她还是一百个愿意。原以为这桩婚事能百分之百的搞定。谁料半路上杀出个程咬金,安怡的姥姥——一个快嘴八舌的老人。当媒人为安怡提亲时,她第一个站出来反对:“俺安怡现在是商品粮户口,将来还要接她爷爷的班,俺怎么可能在农村找婆家呢?”媒人碰了一鼻子灰,只好从此不再登门。这还不算,安怡的母亲纪萧雅竟然大骂媒人,说媒人小瞧了她家安怡。骂得媒人鼻子一把眼泪一把的,发誓这辈子再不给人说媒提亲。

安怡只知道媒人给她提过亲,不知道姥姥拒绝了媒人,妈妈辱骂了媒人。她一直还在做着自己的如意美梦呢!哪个少男不钟情,哪个少女不怀春?安怡对嘎子的崇拜一天高过一天,对嘎子的爱恋也日渐浓厚。有意无意的,安怡总是想办法接近嘎子,但嘎子总是对她不冷不热的。虽然同班上学,但一年也难得说上两句话。这些,安怡并不知道原因。

有一回,学校要举行诗文朗诵会,他们班选了她和张嘎子搭档。安怡心下暗喜,她想,这下排练就有机会接触嘎子了,也许,这正是培养感情的好机会。怎奈安怡高兴的太早了,嘎子一听说是和安怡搭档,坚决要求老师换人,要么把自己换下去,要么把安怡换别人,老师也不明原因,只好把安怡换成了班长叶子。诗文朗诵会如期举行。大家紧锣密鼓地排练着,谁也没注意到安怡的情绪低落,其实,私下里,她暗自哭了好几回。

安怡觉得生活毫无色彩,回到家里,母亲自顾自的梳洗打扮,从没顾及过女儿成了大姑娘。安怡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以至于她在同学们面前常常感到自卑,另外,每次周末回家,别的同学都是回去体验亲情,而她却要经历家庭战争的洗礼。在学校,父亲也常常闷闷不乐,所以,她几乎感受不到家的温暖,感受不到青春的乐趣。

如今面临失学,安怡更是痛苦万分,可继续上下去,又能上出什么名堂呢?更何况对于她的学业父母没一人关注。所以她只好退学回家。

(四)

辍学在家,安怡也只是在家里帮母亲打理农田,拾掇家务。一晃,几年过去了,再没人敢给安怡介绍对象,婚事被耽搁起来,安怡成了无人问津的老姑娘。

二十九岁那年,父亲的一个好友为她介绍了他同事的一个孩子,这孩子时年三十岁,刚被安排在地税所做了一名临时工。也是因为一直等着接班无果,婚事才被耽搁下来。安怡很高兴地接受了命运的安排,不久,两个大龄青年完婚了。婚后,安怡很珍惜这份迟到的幸福,敬公婆,爱丈夫。自己也自食其力做起了小生意。公婆很疼爱她,丈夫对她也很好,第二年,他们有了爱的结晶——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子,一家人其乐融融,小日子真是芝麻开花节节高。命运对安怡不薄,她很知足。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在孩子刚满两个月的一天夜里,安怡的丈夫却突发脑溢血死亡,这迎头一棒简直把安怡打蒙了。安怡的婆婆,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看到自己心爱的宝贝老疙瘩突然没了,当场哭得背过气去,抢救无效,在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里也随儿子一起去了。

看到一个幸福的家顷刻间崩溃了,安怡欲哭无泪。俗话说,哀莫大于心死。安怡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的命运怎么这么苦?自己苦苦盼来的幸福怎么就这么轻而易举地从身边溜掉了呢?好一段时间里,她很少说话,也不出门。每每看到怀抱中嗷嗷待哺的婴儿,她才感觉到肩上的和义务。她没有理由不坚强,她必须坚强起来。

婆婆的突然离世,年迈的公公也需要人照顾。这样,安怡既要照顾孩子,还得照顾老人。她再也无法上街摆摊挣钱。好在公爹退休后还有两千多元的退休金,才不至于生活窘迫。

爷爷为了照顾孙子,安慰儿媳妇。每月从不多的退休金里为孙子存下一千元,剩下的作为老少三辈人的生活费。孩子在一天天的长大,家庭开销也一天天的增多。公爹的那点收入显得入不敷出。安怡的父亲作为老师,自然是桃李满天下。所以托学生的关系,为安怡在粮油公司谋了份工作。

就这样,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安怡的儿子也大学毕业参加了工作。公爹九十高龄还依然健在,安怡一直坚守未嫁,守候着这个家,无怨无悔地照顾着与自己毫无血缘的公爹。

有人说,安怡守着这个家是因为她找不到再婚的对象,因为她的命太硬;有人说,她照顾公爹是有所贪图,她是贪图公爹那点工资;也有人说,她犯有婚姻恐惧症,因为她看到了她父母婚姻的不幸。总而言之,对于一个不幸的人,鄙视多于同情。如今这社会只有锦上添花,雪里送炭有几家呀!

而当同桌柳兰再一次见到安怡的时候,一切传言在柳兰眼里都成了鬼话。

(五)

那是一个春天的午后,柳兰刚准备午睡,突然安怡来访。二十多年没见,柳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自己当年的同桌吗?安怡,鬓角已添了白发,眼角的鱼尾纹也清晰可见,五十露头的人却衰老的如同六十岁。他们聊了很多,从过去聊到现在,又从现在聊到未来。安怡说她最近检查身体,查出了胆结石,可是没钱动手术,想从柳兰这借点钱,柳兰很爽快地给她找了一万元。末了,柳兰很真诚地跟安怡说:“老同学,岁数大了,孩子又不在身边,还是抓紧找个伴是正事,遇到个头痛脑热的,也好有个照应。守了这二十多年,你对得起所有的人了,何必为那看不见摸不着的所谓的贞洁活受罪呢?”听了柳兰的劝慰,安怡的眼神暗淡下来。她何尝不想找啊!可哪里是她的归宿呢?想想自己的初恋,那时被姥姥妈妈拒之门外的张嘎子,如今成了某市的副局长,自己如今给人提鞋都不够格,白白地落人话柄;因为家庭的缘故,她年近三十才迟迟下嫁,还没来得及品尝生活的甘甜,命运就把她抛进了苦海。如今,儿子大了,她又成了孤苦伶仃的老女人,守着一个形同骷髅的公爹,谁愿意来找她呀!莫名的自卑和对婚姻的恐惧只能使她就此终老一生。

安怡说,她并没什么后顾之忧,这二十多年来,她口里攒肚里挪,已经为儿子买好了婚房,如今孩子也基本成人,生活上不需要她操什么心了。孩子将来结婚花钱能大能小,实在没钱他也不至于逼我这条老命。自己将来老了也有养老金,不需要孩子负担多少。目前,日子就这么一天天往下熬……

看到眼前被生活熬煎的几乎麻木的老同学,柳兰心里酸酸的,她还能说什么呢!她深知,人斗不过命。是啊!想当初,安怡的家庭在农村也算的上是一流的,她的出身并不低贱。假如她的母亲能好自为之,一心一意地相夫教子;假如安怡能像嘎子一样地继续深造;假如安怡的丈夫没有英年早逝。那……可假如只是假如,现实就是现实。假如生活可以重来,安怡会是怎样的一个结局呢?

共 5115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父亲是从大城市下放到小镇的教师,无奈在农村里和自己的学生恋爱结婚。母亲移情别恋,家里内战不断。学业被迫中断,婚姻没有自由,守寡20多年,含辛茹苦把孩子抚养成人,继续照顾90高龄的公公。这或许是中国的道德楷模。可是小说里没有安怡的欢乐,有的是生活的压力,感情的悲苦。生病需要动手术,住院费也得向老同学去借……整篇小说的情感灰暗压抑,让人透不过气来。假若,一切可以从头来再来,主人公的命运还会这样么? 可惜,生活没有回车键。问候作者。【:贰桑】【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17:46:54 安怡的命运不安逸。 一介布衣,神交古人。

2楼文友: 17:48:47 一个女人的悲惨命运。 一介布衣,神交古人。

楼文友: 17:50: 4 命运,无法摆脱的魔咒。 一介布衣,神交古人。

4楼文友: 07: 9:08 祝贺大姐作品加精!祝节日快乐!

宝宝健脾胃的药有哪些

宝宝健脾胃什么药好

宝宝健脾胃食谱

女性补肾吃什么中药
儿童鼻塞吃什么最好
月经不调脸色暗黄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