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笔尖母亲的竹园散文

来源: 分类:军事 查看:0次 时间:2019年09月19日

摘要:回忆是甜蜜的,也是沉重的。母亲走了许多年,我的宝贝儿子也长大了,妹妹的儿女也一样渐渐长大了,家里不断添丁加口,经济也日益富足。 【知了】

我要捉知了,我要打知了。

六月六回家与父亲兄弟过节,我与妹妹漫步在屋后那片长满杂草的后院,四周吊竹围好的竹园,青幽幽的,在清风下轻舞飞扬。五岁多的小外甥跟在我们的身后,好奇的东张西望,指着树上问:“大姨妈,树上什么在叫?”我与妹妹闲谈着往事,想着关于与母亲有关的竹园,无意回答小外甥的问题。小外甥看无人理睬,跑到我的面前,扯着我的衣角:“大姨妈,树上是什么在叫啊?”外甥扯着我的衣襟,才把我的思维扯回来:“哦,那是知了,也叫蝉。”外甥似懂非懂的,又问:“干吗叫知了,长得什么样,可不可以上树捉给我看看?”孩子的好奇心,使我觉得孩子总是天真的,让人怜爱的。

我指着那几棵十几米高的树对外甥说:“那么高的树,谁爬上去捉呢?”

“你去啊?”外甥扭着身子望着我俏皮的笑。

“叫你妈妈上去捉啊,小的时候,你妈妈特会爬树的。”我侃外甥。

“不,就要大姨妈去抓。”外甥认真的说“你骗人,妈妈不会爬树。”小孩子的意识里不能让母亲吃亏的,许是孩子的天性。

我告诉外甥,我们谁都捉不了那知了,因为谁都不会爬树。

“那知了啊,你总有一天会抓到它,看清它的面目的。”我还说:“知了是一种虫,身体的颜色暗黄里带着黑色,有一对薄薄的像羽翼一般的翅膀。它飞翔的样子比静卧在树上好看几十倍。”

“是吗?”外甥仰起头,目光直抵树的树纵里,然后低下头到处找小石子。

“干吗?”看外甥乖巧、灵气的模样,我哑言失笑。

“我要把知了打飞起来,看它飞的样子,看那好看的翅膀。”外甥把一颗小石子用力的向树上甩去,小孩子终于找到了可以羁绊他的事情。我也就闲了下来,继续与妹妹闲谈。

外甥仔一个人忙乎着捡地上的石子,打树上的知了,不时跑到我们面前说:“知了打不到。”我们鼓励他继续,一定会打下来的。

我与妹妹继续我们的话题,走在屋后的竹园里,抬头看着吊竹栅栏的竹园,给人无限的触动,忆起往昔,以及与母亲有关的点点滴滴,那些美好而又消失的时光岁月,叩响着时光的钟摆。

七月的流火,酷暑燃烧着热情,南方的夏至央未,似乎被狂热所包裹,听着树上蝉鸣的呻吟携带着对生命的最后挣扎。我的心隐隐作疼,蝉的一生辉煌如焰火一般,盛世来到繁华的世界,呼唤着生命的热情,只一季的呼喊,生命像流星划过,呈现的只有生命短暂的华美。而蝉沉睡的生命远远超过它见到阳光的时间,深埋在黑土里好些年积蓄能量,只为短促的辉煌,是该为之悲哀还是鼓掌?

【听青年说故事】

妹妹说:“还记得那个夏天吧,我们坐在竹园靠屋子的后门边,我们姊妹听一个二十多岁的男青年说广东话。”时光回到那个花季的年华里,那是个太阳酷热的一天。那位年轻人说累了到我们家讨水喝,看我们屋子后门开着,说要休息一下。母亲认识青年的,记得说是不学好的人。自然不愿意他与我们搞在一起,会受到不良的影响。我们是没那种想法,更没有任何与那人粘在一起的思想。只是好玩,看他说话健谈,所以开开心而已。青年与我们闲聊了很多远地方的事情,说他到过很多地方,会说很标准的广东话。我们三姊妹就嚷着叫他讲,他就特认真的说了,还叫我们拿了本书来念粤语。青葱的年华,我们几个姊妹很单纯。母亲站在我们不远的地方,与我们使眼色,我们装作没看到,心里煞是好笑,觉得母亲杞人忧天罢了。

青年走了之后,母亲说了那人一堆的坏话。如今想来,还觉得好笑。青年长得不赖,在母亲的眼里,青年会拐跑我们其中的一位女孩子。要知道,那个时候我连想都未想到那个方面的事。

在风华正茂的岁月里,我们家里常常有许多长大的男孩子光顾我们的家,特别是这竹园,扯各种理由与我们聊天。还有扯着调子的媒婆光顾竹园,帮我们姊妹做媒说亲。一次一个穿着蓝褂子的中年女人,头山扎着枣红色四方头帕,一张宽脸溢满了笑,给我小一岁的妹妹做媒。好像那男孩子是认识我妹妹的,媒婆说那人家里有口两亩的水塘,养着一塘的鲤鱼,一年的收入很可观,家里有三层的高楼,假如嫁给他定是不愁吃穿,一辈子吃和不愁,日子过得像神仙一般。妹妹拒绝了媒婆的好心,还把她呛走了。之后所有的媒婆不敢踏进我们的竹园,说我们家的女孩子,附近的男人讨不起,好吃懒做,喜好涂脂抹粉,性格也不好。

提起往事,我们不由得好笑又开心。妹妹说,咱家的女孩子虽不是很高,但在南方不算矮小了。在这竹园,走在屋前马路上也算得上一道亮丽的风景。我说,是不是有些太过自信,孤芳自赏起来,臭美。妹妹说,难道不是吗?你想当年咱们多吃香,身边围着多少男孩子。

时光易老,岁月无情,从华美时光走到不惑岁月,芳华划过,触摸着岁月的风铃,曾经叮铃在竹园里的清脆悦耳的铃声,还萦绕在耳际。

【竹园里与母亲相处的那时】

妹妹说这是母亲的竹园,竹园里的竹叶柔软的随风低垂着头,低吟浅唱的音符里,仿佛有灵性一般,携着点点愁伤。竹园依然葱绿,只是竹园的主人已经走远了。我与妹妹常常思量着整理一下竹园,搭个凉蓬,回家的时候一家人坐在凉蓬下谈天说地,与家人享受天伦之乐,却又常常被琐事羁绊而疏忽。竹园左则稍前方,零散的种着三五棵常绿树木,不知道树的名字,树叶婆娑,郁葱茂密。院子靠着山岭边的那两棵大小差不多的树,长到现在差不多大碗口粗了,树干一米见方的地方留着几道深深地痕迹。那是十几年我在两棵树的那个位置捆上一条廉价花色玲珑吊床所致。那时候儿子两三岁左右,回娘家小住是常有的事。夏天的竹园阴凉透风,我就在两棵距离一米左右的树上栓一条吊床。儿子躺在吊床上,总是那么的欢快,老缠着我说故事。

母亲忙完家务,闲下来的时候也会拿张小凳子,坐在树下乘凉,与我家长里短的闲谈,逗儿子,教儿子唱许多毛泽东时代的歌曲。母亲是个喜欢唱歌的人,她的声音宽广、音色明亮。听母亲说,她未出嫁时还参加了文工团。我幼年那时,也是听母亲的歌长大的。在、田庄里、生活的每一个角落,母亲都在唱歌,像一只欢快的黄鹂鸟。儿子喜欢听外婆唱歌,大有百听不厌,意犹未尽的味道。不知道儿子是否受了他外婆的影响,儿子从小特喜欢唱歌,唱得有节拍、有韵律。直到现在,儿子闲着没事总会哼着小调,唱着时尚的歌,音色完美动听。

母亲是竹园的主人,母亲对竹园有着别样的感情。每次回家,都会看到母亲拿着镰刀正要修理竹园。我总会说,竹园看起来干净,并不杂乱,竹园的枝条也有条不紊,不需要打理。劝母亲闲着的时候,睡睡午觉,休息休息。母亲是劝不住的人,更是闲不住的人。

春天的时候,撒秧播种的时节,母亲会到街上买几十只小鸡,放养在竹园里。竹园最未后的位置,圈一个一米见方的圈子,作为小鸡休憩的窝。鸡圈的一侧留一条让小鸡自由进出的门,鸡圈的上方编制了一个竹制的圆盖子,预防鸡仔长大飞出鸡圈。

春天阳光温暖,清风柔软,小鸡鹅黄的身子在阳光下熠熠闪光,发出金属的光亮。儿子最喜爱小鸡,围着小鸡不断的逗乐,拿一根小草伸到小鸡的嘴边,嘴里“啧啧……”有声的呼唤。母亲会对儿子说:“小鸡长大了,给宝宝吃把脚(鸡腿)。”儿子会大声的说:“我不吃,我要与小鸡做朋友的。”母亲会依附着;“好好,宝宝就与小鸡做朋友。”儿子会特高兴。母亲爱我的儿子,儿子同样沐浴着外婆宽厚的爱。

在这个夏至央末,听着树上知了聒噪的鸣叫,声音里参杂着无尽的幽怨,烦躁。知了在鸣叫生命的最后片段,书写着素景年华里的断章残句,燃烧着生命最后的热情。

【竹园的八月十五】

夏天过去,秋天就会来了。那个最美好的八月十五是公元198 年,镌刻在记忆的深处,一经触动跳跃出来。那是有生以来最让人怀念的一个日子,从未品尝过那么好吃的月饼,那么欢快过、喜悦过。

那个八月十五,父亲从广西南丹赚了鼓鼓的钱袋回家,母亲悄悄地告诉我们大约有两万元钱。在那个困难的岁月里,两万元是个不少的数目,算得上最富有的人家了。母亲那天到街上买了十几个各色各样的月饼,为我们每个人扯了做衣服的布料,购买了柚子和一把香,煮了盐水花生,烧了一壶浓浓的露水新茶,摆在竹园里,扯了电灯,竹园里亮堂堂的。那时我激动得流泪了,是喜悦的泪水。要知道,我们之前从来未正儿巴真的过一个八月十五,极少吃月饼,偶尔吃也是一个月饼分三四分,还是劣质的月饼。如此丰盛的过八月十五,还是头一次,怎不激动流泪呢?那天的月亮特园特亮,透着竹叶撒在我们的身上,感觉温香柔软,瓷玉一般滋润光亮。

竹园竹叶疏影,月光照在母亲的脸上,显得母亲不同平常,留着短发的母亲,穿着一件浅色褂子,丰满圆晕的脸上洋溢着温软的笑,说话轻柔细软,很有女人味道。父亲赚了大钱,显得意气风华。我们做儿女的当然高兴,两个年幼的弟弟笑着、唱着、吃着月饼,轮流拿插满柚香的长柱子,点燃的柚香在清风月夜里划出优美的弧线,美得炫目。我们一家人坐在竹园月光下,仔细的品尝着月饼,满脸满眼的笑意,那种幸福仿佛甜到了心田里,与天地同欢唱,与大地共清欢。

【怀念母亲】

母亲过世十几年了,竹园被荒废,长满了杂草,只有通向茅厕和晾晒衣服的地方由于踏踩而成了两条小路。漫步在竹园里,总有对母亲的许多回忆和念想。母亲在生之时是勤快的,把后院整理的整整有条,清爽、整洁。那时候,我们做儿女的回家常常坐在竹园里乘凉,摆上四方桌子,桌椅板凳,一家人围在一起吃饭聊天,是多么快乐的一件事。如那样的情景,那些令人怀念的简单幸福时光,随着母亲的过世而结束了。回想母亲短暂磨难痛苦的一生,禁不住潸然泪下。母亲常年的劳累,引发了骨质增生,由于怠惰了治疗,错过治疗的最好时间,让她经受着斜着身子痛苦行走的生活,夜不能寐的疼痛折磨。想当年,我是老大,家里贫困,大弟尚未成亲,小弟正在读高中,经济拮据可想而知。虽然我们做女儿的极力帮助娘家,为母亲寻找最好的药方,但母亲终有了不想再拖累家人的想法。在小弟接到大学通知书的那个六月十四日,自行了断走了。母亲的走给予我们做儿女终身的罪过和愧疚感。懂得母亲是爱儿女家人的,在她不能承受和拖累家人的时候做出令人费思的举动,令我们做儿女的肝肠寸断,痛苦万分。我总觉得母亲的生命,像夏天鸣叫的蝉,为了儿女家人耗尽了她生命的光华,为了家人的幸福费劲了心血,辛苦一辈子还得了一个终身痛苦的疾病,还未享受儿女的孝心和照顾,未体会到幸福的内涵,带着痛苦,带着满心的不舍远离我们,该是一种怎样的勇气和决心。母亲是平凡的,却是伟大的。用她五十岁的生命书写完了一辈子的篇章,写下了一个大大的“爱”字,爱得我们措手不及。母亲爱我们,用她的方式,用她微薄的力量教我们如何立身处世,如何自尊自爱,如何宽以待人。母亲走了,她的音容笑貌在儿女的脑海里依然未变,还是那么的鲜明、清晰。

【结尾】

“小宝,小宝!”父亲看我们很久未回家,寻找我们来了。

“哎!俺在这儿!”妹的儿子大声回答道。父亲从大门绕侧墙到了竹园的门口:“小宝,你在这儿啊。”外甥歪着头,告诉外公树上有好多知了在叫,他要把它们打下来。父亲拍拍外甥仔,说外公哪天捉到了养到家里,留着给他。外甥高兴的笑了,我们一起回到屋里,开始忙乎着过六月六的节日。

回忆是甜蜜的,也是沉重的。母亲走了许多年,我的宝贝儿子也长大了,妹妹的儿女也一样渐渐长大了,家里不断添丁加口,经济也日益富足。竹园凝聚着爱与欢乐的院子,在如今长满荒芜的竹园里,依稀可看到往昔昨日的点滴画面,还是那么清晰如昨,记忆不曾褪色。

共 448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母亲的竹园,给作者留下的是甜蜜的回忆和深深的怀念,作者通过打知了、讲故事、与母亲在竹园相处、共度中秋以及母亲去世后的怀念等,点点滴滴,饱含深情。正如文末作者所言:母亲走了许多年,我的宝贝儿子也长大了,妹妹的儿女也一样渐渐长大了,家里不断添丁加口,经济也日益富足。竹园凝聚着爱与欢乐的院子,在如今长满荒芜的竹园里,依稀可看到往昔昨日的点滴画面,还是那么清晰如昨,记忆不曾褪色。纵观全文,与其说是写母亲的竹园,不如说是一篇睹物思人、借物抒情的怀念母亲的散文,作品文笔简练,语言精美,情感真挚,描写细腻,值得推赏!【:航帐】 【江山部·精品推荐1 】

1楼文友:201 - 11:22:16 泪光盈盈中读完大作。母亲一生,最大有期望就是望子成龙,可等小弟高中后,自己不愿拖累家人,自行去了,母爱是如此博大。

儿童鼻塞吃什么最好

儿童吃什么缓解鼻塞

感冒鼻塞如何缓解

如何恢复一个人精气神
云南省特色植物药怎么样
灯盏花龙头企业怎么样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