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掌御万界 正文 正文_第六百九十四章——我会放水的

来源: 分类:游戏 查看:4次 时间:2019年06月09日

掌御万界 正文 正文_第六百九十四章——我会放水的

听到朝天吼这话,祁继脸上顿时露出笑意,心中暗道:“这朝天吼虽然有自主意识

掌御万界  正文 正文_第六百九十四章——我会放水的

,只可惜这脑子不太灵光。”

祁继随即说道:“既然你也知道,这场比赛不公平,我看还是算了吧。反正我也没有资格继承龙皇之位,你就让我过去吧。”

谁知道那朝天吼摇头说道:“你虽然是人族,但是却修炼了《鱼龙变》,有着成为真龙的潜质。按照祖龙定下的规矩,你是有可能继承龙皇之位的。所以这场考验,必须进行。”

祁继闻言一惊,没想到自己居然还有资格继承龙皇之位,看来祖龙似乎早就想到了龙族会有断绝的可能,所以才布置下了如此的后招。

祁继想了想,随后对朝天吼说道:“咱们两人实力都不对等,我肯定是必输无疑,我看考不考验,都无所谓了,你还是直接把我送到山脚下吧。”

祁继这话说的虽然很没自信,好像自己已经认输了似的,但实际上他这是在试探朝天吼,试探朝天吼的底线到底在哪儿。

只要朝天吼能做出让步,祁继就是成功了。而且这朝天吼虽然是器灵,但却有自己的意识。他不会不知道,已经数十万年没有龙族来过盘龙山,也肯定知道龙族已经出了问题。所以祁继是在赌,赌朝天吼不会放弃他。

祁继虽然知道自己能赢的可能性很低,但是却必须要试一试。因为敖创必然也会面对最后一场考验,同样有继承龙皇之位的机会,祁继必须拖延住敖创,给敖景天或者敖飞翼争取机会。

这时,朝天吼突然说道:“好吧,这场考验,我会放水的。”

祁继心中暗道:“成功了,数十万年只有四人来闯盘龙山,他果然不会放弃我。”

于是,祁继继续说道:“我看还是算了吧。你说放水,就放水,你说不放水,就不放水。这到底放不放水,谁又能看得出来呢?”

祁继这么胡搅蛮缠地说道,顿时使得朝天吼的脑海一阵混乱,对祁继问道:“你到底什么意思?”

祁继缓缓说道:“我的意思就是说,我又不是你,你到底是全力出手,还是有所保留,这些我都不知道。你一句会给我放水,就像让我跟你打,你当我白痴啊!”

朝天吼微微皱眉,似乎数十万年来,都没有遇见过这样的问题,更没有见过这么奇葩的登峰者。

朝天吼不厌其烦地对祁继问道:“那你要我如何证明?”

祁继摇头说道:“没办法证明,我就是不想跟你比试,也不想挨揍就这么简单。”

朝天吼想了想说道:“既然如此,我有一个办法。我站在这里不懂,你随意出手,只要你能击退我半步,或者让我离开这里,那便算你通过了考验。”

祁继心中窃喜,但是脸上却不动声色地说道:“这样不太好吧。你站着不动让我打,我也的确不太好意思。”

朝天吼说道:“我一样会出手防御,只是不会伤你罢了。现在可以了吧?”

祁继想了想说道:“好,成交,现在开……”

祁继话说一半,便直接出手一道朝天剑气使出,直逼朝天吼而去。

朝天吼显然没有想到,祁继居然会如此无赖,说出手就出手,根本没有丝毫的迟疑。

不过朝天吼毕竟是祖龙灵识所化的器灵,一身实力虽然压制到了金丹境界,但也不是祁继偷袭可以解决的。

眼看着祁继冲霄剑气袭来,朝天吼顿时长大了嘴巴,朝着祁继一声怒吼。一道道肉眼可见的声浪,顿时从朝天吼的口中喷出,与祁继的剑气对撞在了一起。

层层音浪之下,朝天一剑的剑气被层层削弱,还不等到朝天吼身前,便已经彻底消散。

可是祁继却不会坐等着剑气消散,而是在剑气还未消散之前,便化掌为刀,使出了斩天刀,又是一道凌厉的刀光,直接斩向朝天吼。

朝天吼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当即有时一声大吼,重重音浪扩散,便想如法炮制,抵消掉斩天刀气。

可是祁继却不会给朝天吼这个机会,立马使出了洞天指。

洞天一指一洞天。

祁继之前使用洞天指,最多只是导致一片空间塌陷。而现在他是金丹境界,所使出的洞天指,直接开辟出一条空间通道。

虽然这条空间通道不太,而且一点也不稳固,时不时地就会有空间乱流出现。想从这空间通道行走,是根本不可能的。但让斩天刀气通过,却完全足够。

祁继的洞天指突然使出,制造出的空间通道,直接出现在了斩天刀气的前面。斩天刀气顺着空间通道进入,竟然避开了朝天吼的音浪攻击,直接杀到了朝天吼的面前。

朝天吼眉毛跳动,显然没有想到祁继会使出如此手段。不过这却不至于让他退步。

朝天吼脖颈上的鬃毛,突然爆发出团团火焰,环绕着朝天吼。火光之中,朝天吼身影闪烁,居然爆发出一道烟气虚影,将其本体笼罩其中。

斩天刀气直接斩在了烟气虚影之上,就在也劈不下去了,竟然被烟气虚影挡在了外面。

祁继见状,不禁眉头紧锁,没想到这朝天吼如此厉害,即使站着不动,祁继也伤不了他一分一毫。

祁继看着躲在烟气虚影之中的朝天吼,不禁怒喝道:“我倒要看看你能防御到何种程度!”

祁继这话一吼完,便双手结印,以拨云手的手法,飞快地打出了数万道手印。

霎时间,天空之中五光十色,光怪陆离。祁继不断打出五行法术,朝着朝天吼杀去。

祁继手印打出,一片金光挥洒,刀枪剑戟各种兵刃显化。无数的金行法术显化,变成各种兵刃。

随后祁继手印变化,顿时绿芒爆射,巨木滚落,荆棘爆射,木行法术蜂拥而出。

山间水雾凝聚,化作滔滔巨浪,顿时山洪倾泻,涌向朝天吼。

山间水汽被抽走之后,祁继火行法术使出,顿时神火天降,一颗颗火焰流星坠落,直奔朝天吼打去。

朝天吼依旧是一动不动,安稳地坐在山巅之上,任凭祁继五行法术袭来,却没有丝毫要挪动的意思。

霎时间,烟尘弥漫,火光冲霄,巨浪滚滚,各种五行法术冲向朝天吼。

在漫天的五行法术之中,祁继嘴角露出了一丝坏笑,最后一手土行法术打出,直接落在朝天吼脚下的山峰之上。

一记法诀落下,顿时山石滚落,山体崩溃。在山洪冲击之下,山势瞬间倾斜,似乎随手都会倒塌。

祁继之前所有的五行法术,其实都是在迷惑朝天吼,唯有最后一手,才是真正的杀招。

祁继面露微笑,“朝天吼,你的确是有本事,我也根本伤不到你。可是你脚下的山石,可禁不住我的攻击。我看你还是给我下来吧!”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