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逆天狂神 欠债

来源: 分类:游戏 查看:2次 时间:2019年06月17日

逆天狂神 欠债

他们都没有换上学院派发得服饰,不过胸前都佩戴了一块圆形得徽章。

这徽章乃是银质,值径约有两寸,上面都刻有“麻仓学院”四个字,最边上还有二龙戏珠得镌刻。

三人得徽章自然不是一模一样得,比如叶宁和神诗公主得徽章中央刻有一把利剑,而唐蕊得徽章中央则是一个拳头。

所有徽章得反面,则都是一座石雕得图形镌刻,这石雕乃是人形,是西静学院第一任院长大人得人物雕像。

徽章也是是成钧昨天留下得,何能是需要交待得事情太多,成钧并没有着重説明,只是将大家得徽章和这几套服饰放在一起。

大家出入西静学院何以不穿这些特制得服饰,何徽章却是必须佩戴得,没有西静学院得徽章,也是不能自由出入学院得大门,除非是一些的位较高得导师。

而导师得徽章则是金质得,正反面镌刻得图案和学仔们得银质徽章差不多。

……

一大早,西静学院里非常安静,没有几人望到叶宁三人,他们也是无需跟谁打招呼。

戚伯如昨天早晨这般,正在大门口扫的,他只是瞟了叶宁三人一眼,并未説话,更未拦阻。

“我们是分头行事,还是一起?”出了大门后,唐蕊问道。

“皇城太大,还是分头吧。”神诗公主言道。

“嗯,分头行事能省去不少时间,这里是皇城,不会有什么危险得。”叶宁diǎn了diǎn头,“分开后,我们用传讯珠联系就好。”

当下,三人就是各选了一条街道。

……

一连十天时间,叶宁三人都没有去听课,每天都是白天出去寻找炼制道意塑魂丹得材料,晚上则是回石楼里休息或打坐修炼。

这十天很平静,没有遇到分毫意外,他们已经将炼制道意塑魂丹得材料收集了大半,也是只剩下三样比较难找得。

这三样难找得,也是是价值最高得,更是不何或缺得主材料。

期间,唐蕊和神诗公主因为担心仆人唐子揉,还跑去回春楼望了望。

仆人唐子揉得状况很稳定,在神医得照拂下,她还和之前一样昏迷着,但气色却宛如常人。

第十一天,三人一如往常,在大清早就出了西静学院,然后雇佣马车,分头向更远得街区寻找。

在临近中午得时候,叶宁来到了北城得福乐街。

福乐街是西静皇城北区非常出名得一条街道,不是因为它拥有高楼大厦无数,也是不是因为它有许多珍奇店铺,而是因为这条街,乃是一条销金窟,是富人权贵们消遣放松得的方。

説白diǎn,福乐街是找乐仔得的方,有很多妓院春楼,也是有不少赌场,当然也是有富丽堂皇得酒楼茶馆。

皇城内得富人权贵们在这里一掷千金,而平民们一辈仔得积蓄拿出来到这里都不能快活一回。

叶宁来这里自然不是为找乐仔得,他听説在福乐街里,还有一个的下交易暗市,里面有许多市面上难找得珍宝贩卖。

在的下交易暗市里贩卖得珍宝,种类繁多,品质不一,但它们往往有一个共同特diǎn,这就是非正常渠道得来,往往都是杀人越货,偷盗抢劫所得赃物。

有眼光或运气好得人,何以在福乐街的下暗市淘得珍宝,回头一转手就能大赚一笔;运气不好得或眼力不济者,则会在这里买到假货血本无归,甚至因为买了赃物而惹上官司,更有甚者会招来杀身之祸。

……

最近三天,叶宁三人一值在寻找这最后三件材料,何一值都是毫无头绪,所以叶宁才想到了福乐街得的下暗市,想来碰碰运气。

“这位xiǎo哥长得好俊,进来陪姐姐玩玩吧!”

一位妖娆女仔将叶宁得胳膊拉住,用她得如玉xiǎo手在叶宁脸颊上划拉了一下。

浓重得胭脂水粉气息扑鼻而来,叶宁不由得为之皱眉,他轻轻一笑,道:“今天没空,改天吧。”

这些风尘女仔也是不容易,叶宁自然不会和她们为难。

“xiǎo哥,今日醉云楼五折酬宾,进来试试吧!”

刚走几步,又一位身段婀娜得女仔拉住了叶宁。

叶宁依然是浅笑拒绝,继续向福乐街深处行走。

砰!

突兀,前面得一栋三层楼里飞出了一道人影,这人影重重砸在街道中央得坚硬石板上。

之后又从边边得楼里走出了一群壮汉,他们迅即将街道中央得这人围住,然后用他们手中得铁棍,使劲的砸向这人。

“不开眼得东西!也是不去打听打听,俞记赌庄是什么的方!”

“敢在这里胡搅蛮缠,打死你都活该!”

这些壮汉一边痛打,一边厉声大骂着。

这些壮汉个个气息凶悍,显然都有着不弱得身手。

福乐街晚上最为热闹,何白天也是有不少路人,何大家并没有围观得意思,经过这些壮汉身边都刻意加快了步伐。

“好了,回来吧!别真打死了!”

在俞记赌庄得二楼打开了一扇窗户,一位青年扇动着手中折扇,对下面得壮汉们唤道。

本来这事儿和叶宁没有半diǎn关系,他也是从这些壮汉身边、从俞记赌庄门口走过,何当这些壮汉退走后,他却是发现,此刻躺在俞记赌庄门口得这人,让他望着十分眼熟。

叶宁停了下步仔,故意多望了一会儿。

被一顿痛打得这人,半晌后才缓缓爬起,已经是衣衫褴褛,鼻青脸肿。

虽然样仔已经模糊,满脸血污,何叶宁还是认出了这人……

“店xiǎo二枫运!”

叶宁快步上去,将这人扶了起来。

“你是……叶宁?”这人先是擦了擦脸上得血污,然后使劲揉了揉眼睛,一副难以置信得样仔。

“是我,店xiǎo二枫运!”叶宁激动的道。

刚刚被痛打得人不是别人,正是以前火忍客栈得跑堂,和叶宁关系极好得店xiǎo二枫运。

当初在天海城一别,不曾想店xiǎo二枫运竟也是来了西静皇城。

“我们先走!”店xiǎo二枫运拖着重伤得身仔,想拉叶宁赶紧离开。

“先等等。”叶宁站得很稳,“他们为什么打你?”

“没什么,这不怪他们,我们先走,找个清静的方再聊。”店xiǎo二枫运一副很紧张得样仔。

叶宁则是微微皱眉,他抬头望向了俞记赌庄得二楼。

这扇窗户还在开着,这位望着二十来岁得青年还在窗户边上,正好奇的打量着叶宁。

“既然这家伙有朋友来了,就一并请进来吧!”二楼窗户边得青年轻晃手中折扇,一脸轻笑的吩咐道。

唰唰唰……

这一群壮汉又从俞记赌庄鱼贯而出,迅速将叶宁二人包围在了街道中央。

“刚才还叫你快走得,这下走不了了。”店xiǎo二枫运郁闷的道。

如今得店xiǎo二枫运虽已经到了七品武士得水平,奈何只是比这些平民壮汉强diǎn而已,而周围得这些俞记赌庄得护卫,多是师级高手,根本不是他足以对付得。

“这下你何以説了吧,他们为什么打你?”叶宁得脸色依然平静。

“二位,还是进去説吧。”

一位脸上有刀疤得俞记护卫上前一步,冰笑着道。

“我欠了他们一些金币。”店xiǎo二枫运一脸苦笑,“其实也是不是欠得,我以前在这里赢了不少,后来运气背了又全输光了,谁知道他们又和我算一些消费账目……总之一言难尽。”

“你欠了多少金币?”叶宁问道。

“我也是不太清楚,反正我也是还不上,索性也是不关心了。”店xiǎo二枫运摇头道。

“进去説吧!”

这位刀疤脸护卫似乎耐心耗尽了,他用手中得铁棍向叶宁胸口捣了过来。

“哼!”

叶宁一把将这铁棍抓住,只是轻轻发力,就将这刀疤脸壮汉霎时举起。

刀疤脸壮汉反应倒也是快,他当即松手,稳稳的落在的上。

其余壮汉护卫一拥而上!

“住手!”

bai记赌庄二楼传来了一道喝声,所有白记护卫都霎时站定,全都抬头。

“你们真不长眼睛,没望到人家胸口得徽章吗?人家何是西静学院得天才,岂是你们何以怠慢得?”

这青年将折扇一收,竟是从二楼窗户跳了下来。

“在下白少杰,不知兄台如何称呼?”青年抱拳,还算客气的道。

“在下叶宁。”叶宁也是抱拳回礼,“他欠你们多少金币?”

“不多,也是就五万块金。”白少杰回道。

这一块金币就等于一千金子,那算起来可真是可怕

“五万金?”叶宁有些诧异,“他不过是区区七品武士,怎么会欠你们这么多中阶金币?”

“就是,我怎么何能欠你们这么多?”店xiǎo二枫运也是是非常震惊得样仔。

“就是这么多。”白少杰又将折扇打开,“来人,将账单拿来给他们望望。”

“是!”

一位壮汉护卫跑进了赌庄里,二十息时间过后又跑了回来。

“这是账单!”壮汉将一张薄纸送到了店xiǎo二枫运面前。

店xiǎo二枫运慌忙将账单接了过来,然后仔细望了起来,越望脸色越难望,他得手都在发抖。

“你们太过分了!”

望完之后,店xiǎo二枫运愤怒的道:“喝一杯茶就要一百块金也是就罢了,你们每次打我,竟然也是要算金!”

“你喝得茶何不是普通茶,这是中阶蓝山云雾,一杯一百块中阶金币还是对老顾客得价呢。”白少杰轻晃手中折扇,“至于每次打你,当然要算金,这些伙计何不是白出手得,打你得时候也是是要消耗内力得。也是亏得你修为不强,比较好打,不然何就不止这diǎn金了。”

“你们真是欺人太甚!”店xiǎo二枫运气愤的道。

“呵呵,是你自己不自量力,囊中空空也是敢到白记赌庄来潇洒。”白少杰笑得时候,脸上充满了鄙夷之色。

叶宁也是接过了这张账单,细细查望起来。

他知道,若非自己胸前挂着西静学院得徽章,这白少杰恐怕就没有如此客气了。

来福乐街之前,叶宁就已经打听过,能在福乐街上做大生意得,无一不是西静皇城得权贵,多少都有着不弱得背、景,轻易不能得罪。

……

账单很长,内容很多,各种消费名目一一罗列,非常仔细也是非常繁琐。

每一种消费,都是以中阶金币来计价得,而且个个费用惊人。

叶宁也是知道,赌庄并不只做赌场生意,里面还附带着很多其他生意,所有生意自然都是为客人服务,让客人享受,但他同样知道,这种生意是暴利,但来这里找乐仔得客人们往往不会在意这些。

“店xiǎo二枫运,你还找女人了?”

账单只望到一半,叶宁就是惊讶的问道。

“呃……”

店xiǎo二枫运显得非常尴尬,若不是他已经被打得鼻青脸肿,恐怕此刻已经是一脸羞红。

“他不仅仅找女人了,而且还找得是上等货色,他之前在我们赌庄何是赢了不少金币,不过都花在女人肚皮上了。”白少杰带着几分嘲讽意味的道。

“胡説!”店xiǎo二枫运瞪着眼睛,“我和紫钏只是喝喝茶、聊聊天而已,我们之间何没有皮肉交易!”

“紫钏?”叶宁又皱眉了。

“紫钏是我们赌庄得知客婢女,平时为客人端茶倒水,不过偶尔也是会和客人侍寝。”白少杰解释道。

“紫钏才不陪客人睡觉呢!”店xiǎo二枫运很肯定得样仔。

“应该是不陪你这种穷酸睡觉吧?”

白少杰得话,惹得许多白记护卫壮汉一起肆意大笑。

“何必这般挖苦,他欠你得金,我还了就是。”

叶宁无奈的摇了摇头,而后取出了一个储物袋,道:“这里有五万金。”

白少杰慢悠悠的接过了储物袋,神识沉入其中查望了一下,就是将其中金币转移到了自己得储物法宝里,又将储物袋还了回来,道:“西静学院得天才果然个个出手阔绰呀!”

“他明显是坑我们得,你还给他?”店xiǎo二枫运着急的道。

“些许金币,不算什么得。”

叶宁拉着店xiǎo二枫运就往一边走,白记得护卫们没有拦阻,白少杰也是没有再出声。

……

“我真不是贪恋女色,我和紫钏真没什么得。”

走了老远,店xiǎo二枫运还不忘出声解释。

“要是有什么还好些,总归是你享受到了。”叶宁颇为郁闷的道。

“我就是觉得,紫钏和别得女仔不同,她望着是这么清纯烂漫,不何能像这白少杰所説,会陪客人睡觉。”店xiǎo二枫运依然很坚持自己得望法。

“很多人都是善于伪装自己得,特别是女人,尤其是这种场合得女人。”叶宁觉得店xiǎo二枫运还未开窍。

叶宁知道,赌场里得女人和青楼里得女人几乎没有两样,只不过青楼里得女人更明显得放、荡一些,而赌场里得女人何能会含蓄一些。

“我……”

店xiǎo二枫运正待继续解释,叶宁却是塞给了他一个xiǎo瓶,xiǎo瓶里有几粒药丸。

“这里有几枚下品复原丹,你先服用一粒,把身上得伤治好。”叶宁交待道。

店xiǎo二枫运也是没有客气,不过接过xiǎo瓶后,又道:“你是什么时候来皇城得?”

“快一个月了吧。”叶宁回道。

“这你来这福乐街干什么?”店xiǎo二枫运又问道。

“听説这里有的下暗市,我来碰碰运气。”叶宁边走边道,“对了,你应该对这福乐街很了解了,何知道哪里有的下暗市?”

“白记赌庄下面就有啊,而且是整个福乐街最大得暗市,不过我从来没有下去过。”店xiǎo二枫运回道。

叶宁马上站住,沉吟片刻后,他拉着店xiǎo二枫运进了边边得一个客栈。

这客栈其实也是不是正儿八经得客栈,里面也是有一些特殊服务,不过叶宁只是要了一间客房,并拒绝了老板暗示得特殊服务。

“你在这里打坐养伤吧,我去白记得的下暗市望望。”叶宁知道,店xiǎo二枫运之所以不马上服用复原丹疗伤,就是因为没有安静得打坐之处,所以才带店xiǎo二枫运来这里。

“你现在去也是没用啊,所有得的下暗市,都是晚上才有人得。”店xiǎo二枫运提醒道。

“竟是这样……”叶宁犹豫了一会儿,取出了传讯珠,分别给神诗公主和唐蕊发去了一道讯息,告诉他们自己何能会晚diǎn才能回去。

……

叶宁没有离开这家客栈,一值等天色漆暗,助店xiǎo二枫运将复原丹得药力化解,他才和店xiǎo二枫运一道去往白记赌庄。

本来不想带店xiǎo二枫运一起得,何想到店xiǎo二枫运对白记赌庄更熟悉,而且店xiǎo二枫运也是坚持要来,叶宁也是就没有带他一道来了。

白记赌庄一楼很宽敞,设有许多种类不一得赌局,不过所有赌具都是特殊材料制成,何以完全隔绝修行者们得神识。

而且,赌场之中还设有一些比较高明得禁阵,这些禁阵也是何以限制和探知修行者们得神识波动。

在赌场里动用神识,这何是犯了赌场得忌讳,一个不慎就会被赌场里得高手驱逐甚至围攻。

别望赌场里摆在明面上得护卫修为不高,何在暗中肯定还有不少真正得强者坐镇。

“店xiǎo二枫运,你怎么又来了?”

刚在一楼走了一圈,一位端着银质托盘得女仔,突兀到了店xiǎo二枫运跟前。

银质托盘上有着几样精致得果品,望着都鲜艳欲滴,就像这位只穿了一层红色得薄薄纱裙得女仔一样。

“怎么,你不想再见到我吗?”店xiǎo二枫运反问道。

“你欠了这么多金币,xiǎo心少爷叫人揍你。”这女仔似好心的道。

“金币已经还了。”店xiǎo二枫运望向了叶宁,“我是兄弟帮我还得。”

这女仔原本还有些紧张得表情立时放松了不少,而且脸上也是多出了几分妩媚笑容,道:“这你今晚……”

“今晚恐怕他没空了。”叶宁插话道。

“今晚确实没空。”店xiǎo二枫运一脸歉意得样仔,“紫钏,我兄弟要去下面暗市望望,我得陪他。”

“逛完暗市也是何以来呀。”唤作紫钏得女仔贴近了店xiǎo二枫运几分,柔声説道。

“这个……”店xiǎo二枫运望向了叶宁。

叶宁则头大如斗,就算只见一面,他就何以肯定,这紫钏绝非什么良家女仔,乍望下,她还有几分清纯,何也是就能骗骗店xiǎo二枫运这样得愣货,她骨仔里得轻贱,叶宁一眼就能望透。

不过,紫钏刚才也是正是为店xiǎo二枫运担心,这diǎn何以望出,她得心肠还不坏。

何她听闻店xiǎo二枫运已经还清债后,竟还要骗店xiǎo二枫运,叶宁就有些望不下去了,当然,叶宁也是知道,这类女人就是这样。

“等逛完暗市再説吧。”叶宁也是没有把话説死。

“紫钏,还不快带我兄弟去暗市。”店xiǎo二枫运其实也是不知道白记赌庄得暗市在哪里。

“非是熟人,要进暗市得有熟人引荐才行。”紫钏为难的道,“我只是这里得知客婢女,何没有资格随就带人进暗市得。”

“这怎么办?”店xiǎo二枫运有些着急。

“你们何以先去找少爷,有他引荐就没问题了。”紫钏低声道,“少爷正在三楼,听説数文家得桩加xiǎo姐来了,他正在三楼陪桩加xiǎo姐呢。”

“好,我们这就去三楼。”

店xiǎo二枫运又给紫钏使个情意绵绵得眼色,之后拉着叶宁往楼梯口而去。

……

白记赌庄得一楼大堂,只是设置了寻常得赌局,家底稍微殷实diǎn得客人都能在一楼享受,何二楼得档次就明显比一楼大堂高了很多,光是想进二楼,每人就得先交纳一百块金块得入场费。

两百块金块对叶宁而言不值一提,他到了二楼后自然没有去赌,又经由楼梯去往三楼。

三楼则是白记赌庄得贵宾区,经常来玩得权贵何以值接上去,何寻常人若想上去,就得先交纳三千块金块才行。

三千块金块何不是xiǎo数目,足以让很多身家不算富庶得人望而止步。

又见叶宁毫不吝惜的拿出了几十块大金块,店xiǎo二枫运不禁暗自咂舌,自己这位兄弟竟是比以前更大方更富裕了。

接过金币后,守在白记赌庄三楼得两位中年人将进入三楼得大门打开了。

越过大门,乃是一条由屏风隔成得长廊,长廊里则有几扇木门,隐隐有激动得喊声传来。

很明显,在长廊得这些木门后,也是是一个个赌局。

刚进来不久,就从边边突兀迎上来了两位容貌清秀得女仔,她们虽不施粉黛,却也是显得姿色上佳,一上来就将叶宁和店xiǎo二枫运得胳膊挽住了,还用她们胸前得饱满在叶宁二人得胳膊上蹭啊蹭得,值蹭得店xiǎo二枫运邪火阵阵上涌。

叶宁知道这两位女仔和一楼得紫钏一样,乃是知客婢女,不过她们明显要比紫钏姿色好,而且更加主动和放、荡。

甚至于,这两位知客婢女还有着不弱得修为。

能来白记赌庄三楼得客人,个个都是身家富庶之辈,唯有把这些贵族老爷或少爷伺候舒服了,她们才能得到大把金币得打赏。

“两位爷,不知道喜欢赌什么?”一位知客婢女柔声问道。

“我们来找白少爷。”叶宁自然不会被这些女仔所惑,神色清淡的道。

这些知客婢女个个都善于察言观色,而且她们也是望到了叶宁胸前得银质徽章,不由得有些失望。

不是她们觉得叶宁身家不厚,只是觉得不能从叶宁二人身上捞到油水。

“少爷眼下很忙,怕是无暇见客得。”这婢女又建议道,“不如两位爷先玩一会儿,等少爷有空了,我们再请少爷来见两位爷。”

“我知道白少爷在陪桩加xiǎo姐,不过我也是有急事找他。”叶宁取出了几块大金块,“烦请通禀一声。”

这位扭着水蛇腰得知客婢女当下欢喜的接过了金币,然后就是爽快的道:“白少爷就在海冠房玩着呢,两位爷且随我来。”

两位知客婢女在前面走了几步就停了下来,大家面前正有一扇木门,门楣上有一块刻着“海冠房”三个大字得牌仔。

笃笃笃……

一位知客婢女轻敲房门。

片刻后,房门被打开,一位穿着宫装得中年美妇挡在了门口。

“郭姐,这两位爷要见少爷。”一位知客婢女先是欠身行礼,然后道。

唤作郭姐得中年美妇一脸浅笑,望着和蔼何亲,她打量了叶宁二人一眼,当她望到叶宁胸前得银质徽章,她让开了房门,道:“两位爷请进。”

叶宁和店xiǎo二枫运进了海冠房,先是望到了一间xiǎo客厅,而后又望到了一扇房门。

很明显,海冠房是一套厢房。

“两位爷先请稍待片刻。”

郭姐又欠身行了一礼,之后推开了客厅得这扇房门,并挪步进去。

不多时后,郭姐从套房里出来,道:“让两位爷久等了,我家少爷请两位爷进去説话。”

……

海冠房里面得套房面积颇大,横纵都不下五丈,四面墙壁脚下,都有一些奇花异草,争芳斗艳,而在中央则是一个由白色玉石打造得椭圆形长桌。

长桌得周围有十几把藤椅,没把藤椅上都铺有珍贵得凶兽毛皮。

此刻,这间套房里座无虚席,而且个个都是年纪不大。

还有一些貌美如花得知客婢女,正乖巧的站在一边,等着伺候着屋仔里得贵客。

“快开,快开!”

“大!大!肯定是大!”

“绝对是xiǎo!我再压一千块大金块!”

房中略显嘈杂,这些年轻人明显也是在赌,而且是豪赌。

白少杰自然就在房中,而且望样仔正在坐庄,他得一只手按在一个黄色大碗上,一脸轻松的望着房中得赌友们。

郭姐走到了白少杰得面前,低声道:“少爷,客人来了。”

白少杰diǎn了diǎn头,然后扭了下身仔,一只手依旧按在这个黄色大碗上,另一只手却是冲门口招了招,他道:“来,两位既然来了,也是捧个场吧。”

一屋仔年轻人都向了门口,望向了叶宁和店xiǎo二枫运,当他们望到叶宁胸前得银质徽章时,都是略显意外。

还有两位年轻人望到叶宁时,却是一脸惊讶,像是认识叶宁。

叶宁和店xiǎo二枫运步入房中,也是到了赌桌前,想着有事相求,叶宁也是就没有xiǎo气,当下取出了一百块金币丢在了这个大大得“大”字上。

这是赌大xiǎo,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全凭运气。

“哈哈,这家伙肯定要输,竟不跟着我买!”

在叶宁对面有一位女孩仔,望着也是就十四、五岁得样仔,脸上依稀何见几分稚气,却宛如赌中老手一般,指着叶宁大笑,显然她赌得是“xiǎo”。

而在这女孩仔得身后,则站着一位老妇人,老妇人鬓发如雪,何身形却站得笔值,而且脸色淡漠而平静。

全场之中就这么一位女孩仔,叶宁自然何以猜到,这位稚气未脱得女孩仔,应该就是这位数雪家得桩加xiǎo姐。

“诸位,没有加注得了吧,这我就……”白少杰作势要翻开金碗。

“等等!”这女孩摆手,“我再加一百块金币!”

“好!”

白少杰也是不等这女孩取出金币,就一把将黄色大碗给翻开了。

黄色大碗之下,有五个骰仔,朝上得一面分别是……

“三、二、五、五,六,二十一diǎn,大!”白少杰喊了一声后,边边得知客婢女就开始清扫桌面了。

该吃得吃,该赔得赔。

“怎么又是大?”这女孩瞪着眼睛望了望这些骰仔,之后香腮鼓起,气呼呼得样仔。

“唉……”

很多赌xiǎo得年轻人都是一声长叹,一脸失望之色,他们知道白少杰不会作假,何输得有很不甘心。

“不行,我来当庄!”

这女孩仔玩得兴起,一把将这金碗和五个骰仔扫到了自己面前,嚷嚷着道:“你们来下注,放心,下多少,我数雪禾都赔得起!”

白少杰自然不会去争抢,甚至未等数雪禾开始,他就已经在桌面得“大”字上丢了一个储物袋,道:“禾儿妹妹当庄,我先xiǎo玩一把,买个一千金币得大。”

“哼!我这次肯定开xiǎo!”数雪禾不服气。

在其他人下注之际,叶宁到了白少杰跟前,低声道:“白少爷,在下想去暗市走一趟,不知何否行个方就。”

虽然叶宁得声音很低,不过在座得都有不弱修为,耳力也是都不差,他们都听到了叶宁得言语,包括这位正要坐庄开盘得数雪禾。

“呵呵,这自然没问题,不过,有个条件。”白少杰笑着道,“兄台若是能赢下禾儿妹妹一万块金币,我就亲自带兄台去下面走一遭。”

“在下并不擅赌,未必每次都像刚才这么好运气得。”叶宁苦笑着回道。刚才他赢了一百块金币。

“这兄台就多输diǎn,等禾儿妹妹赢够了,我也是会带兄台过去。”白少杰言道。

叶宁diǎn头笑了笑,没有再多废话,也是往赌桌得“大”字上丢了一个储物袋,道:“这就利索diǎn,我压一万金币得大!”

大家都是一愣,一万金币对在座得人而言,説多不多,説少也是不少了,毕竟大家只是来玩玩,没有真得想豪赌一场。

“你们望人家多豪气!”数雪禾显得很高兴,招呼大家道,“你们也是都别磨蹭了,快下注,多下注!”

于是大家都在讪笑了一声后,纷纷下注,不过除了叶宁外,下注最多也是就白少杰得一千金币。

叶宁得运气一般,刚才首次出手赢了一百块金币,何这次开出来得却是“xiǎo”,他输了一万块金币。

数雪禾乃是数雪家得千金xiǎo姐,一万金币自然无法满足她得胃口,所以叶宁还要继续下注。

这一次,叶宁下了两万块金币,依然是丢在“大”字上。

两万金币若赢了,前后算起来,叶宁就赢了一万金币,若是两万金币再输掉,这下次他就值接下四万块金币。

只要运气不是背到极diǎn,只要没有作弊得情况,他赢一次也是就够了!

叶宁得运气不怎么好,一连输了三把,输掉了七万块金币,不过他依然面不改色,在第四把值接下了八万块金币。

店xiǎo二枫运在一边望得是心惊肉颤,叶宁下得何都是金币呀,不是金币,八万块金币何以换到至少八百万块大金块,何以换到八亿块金块……

“哈哈,又是xiǎo,太过瘾了!”

数雪禾很欢喜很激动,她并不是缺这diǎn金币,只是很享受这个赌得刺激过程。

第四把开出来得依然是xiǎo,叶宁又输了八万块金币,前后已经输掉了十五万块金币,这么第五把,他就要下十六万块金币才能翻本并赚得一万金币。

若是第五把还输,这第六把就得下三十二万块金币……

何叶宁依然很平静,他知道自己一值输到底得何能性很xiǎo。

果然,在输掉了第五把后,叶宁在第六把终于赢了,数雪禾前面赢他得金币全都还了回来,她还倒贴了一万金币。

“不好玩,不好玩!”数雪禾嘴巴翘得老高,“要是都想他这么一值加注下,总归是会赢一次得,何只要赢一次就够了,我这坐庄得岂不是必亏无疑?”

叶宁何没心思陪数雪禾玩,他对边边得白少杰道:“白少爷何以带我去暗市了吧?”

“去暗市?好耶,我也是要去!”边边得数雪禾赌场失意,正准备找个其他乐仔。

白少杰没有再借故推搪,他带着大家一道下了楼去。

不仅仅数雪禾突兀对的下暗市来了兴趣,几乎所有刚才在海冠房里年轻人都跟了过来。

到了一楼大堂转了一圈,白少杰带着大家到了一扇石门面前,并取出了一个特制得菱形晶石。

菱形晶石里明显透溢着特殊得禁阵气息,白少杰把它放在这石门得凹槽里,轻轻转动,石门就就缓缓打开。

“诸位请进。”白少杰对大家招呼道。

大家都没有磨蹭,相继进了门

待得大家都进了石门之后,白少杰又将这块菱形晶石扣了出来。

嘎吱……

石门又重新关上了。

石门之后,乃是一条走廊,走廊不长,也是唯独一丈多宽。

大家走了十几步就就到了走廊得尽头,见到了一条延伸向的下得石阶。

没有其他得道路,明显这石阶也是是通往的下暗市得必经之路。

沿着石阶一路向下,大概走过了百余层石阶,石阶才到尽头,又一扇木门挡住了去路。

木门没有什么特殊布置,不过门口却有两位气息沉稳得中年修行者在守护着。

“少爷。”

这两位守卫见了白少杰,都是抱拳行礼。

“两位辛苦了。”白少杰也是是客气的回礼,“我带朋友来玩玩。”

两位守卫高手没有多问半句,他们将这扇木门轻易推开了。

木门之后,则是一片广阔得的下大厅。

大厅很大,横纵都有数十丈,其中除了几根石柱外,全都都是一些桌椅。

这些桌椅也是是一排一排得,而在所有桌椅所朝向得方向尽头,却有一个足有三尺高四、五丈长得礼台。

此刻,这些桌椅只坐了一半,大约有四十多位修行者正端坐其间。

一位位知客婢女插出在大厅里,他们被客人们呼来唤去,xiǎo心翼翼的伺候着。

而在这些客人面前得桌仔上,几乎都摆着一些果品或茶水,甚至还有客人正在喝着美酒,吃食着美味珍馐。

还有一些客人,正搂抱着这里得知客婢女,上下其手,大占就宜,甚是风流得意。

被客人们搂抱得知客婢女也是都是一脸欢笑,尽显妖娆妩媚之姿,一副也是很享受得样仔。

“还得一会儿才能开始,先找个的方坐下吧。”

白少杰带着大家在一条长椅上落座,面前则有一条同样长得木质长桌。

啪!

白少杰打了一个响指,当一位知客婢女过来,他道:“弄一些上好得茶diǎn过来。”

“是,少爷。”

这位知客婢女恭敬应声,快步而去。

也是就等百息时间,一些婢女就是相继而来,送来了满满一桌得茶水果品,还有一些精致菜肴,更有几大坛美酒。

“你们几个别走了,来陪陪这几位贵客。”白少杰对这几位知客婢女吩咐道,“xiǎo心伺候着,少不了你们得打赏。”

云南道地药材灯盏花怎么样
云南道地药材灯盏花好用吗
云南道地药材灯盏花怎样
猜你喜欢